首页愛上你

第三十四章陆子风所想

作者:珍珠奶茶      字数:10015

    陆子风硬着头皮坐机车与袁怡珍拜访完最后一间厂商后,他绷着脸与她说:「你可以先下班了,我自己搭车回去。」

    袁怡珍看了一下时间,4点28分,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呢!看来,他真的不喜欢坐机车。

    「那  好吧,」她戴上口罩与安全帽,「我先走喽?」

    陆子风点点头,意示她赶紧离开。

    陆子风坐在计程车上,单手扶着额头  松了一口,他想起今天的种种  不由得摇头无奈的笑了一下

    看来是没办法保持住形象了,原本是想为持住她心中『学长』的印象呢

    陆子风突然有点明白

    当初袁怡珍不想在他面前吃辣的感觉。

    如果,她是因为爱慕而保持形象,那他自己呢?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陆子风将眼镜取下,手按在眉心处揉了揉,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他是一个独生子,幼年时就特别想要一个可爱的妹妹,无奈父母一直没有打算生第二胎,这事也就被淡忘了。

    事隔许多年,大叁的他在大一新生入学的那一天碰到了袁怡珍。

    她萌傻问路的模样一下子就唤起了他幼年的记忆,他还为此特别去系所办公室查询今年大一新生的照片与姓名,这才发现她是自己的直属学妹。

    那时他把袁怡珍当成自家妹子在照顾,帮她选课、陪她买参考书,盯着不让她翘课  而她也总是特别乖巧,显少做出什么出格的举止。

    只不过到后面  她对自己产生了爱慕之意  而那时他心里挂记的是颜卉珊,实在没有心思接受其他女孩的情感。

    他觉得随时间过去,她认识了其他优秀的男生自然就会回归到平常心。

    不过  他当时又是如何看待跟她告白的男生?好像不是嫌对方其貌不扬,要不就嫌对方油头粉面?

    每个男生在他眼里都是歪瓜裂枣,没一个配的上他的学妹。

    所以,在他还没毕业前,她一个交往对象也没有。

    陆子风戴回眼镜,垂眼想起毕业前他失约的那一次

    袁怡珍后来因此与他疏远时,他的心理是难受的,一度后悔自己没有赴约,但  赴约了又如何?他当下也不会接受她。

    人在国外时总特别思乡,最让他意外的是  他时常不经意的想起他与袁怡珍相处的片段,想起她的次数竟是超过颜卉珊。

    与颜卉珊的回忆多半是求而不得的苦涩,但与袁怡珍的回忆却多是温馨朴实的快乐

    即使后来经历了一段由女方主动的感情,也难以忘怀在学时的温馨点滴。

    陆子风闭上眼睛,想着

    他刚开始知道这个失联已久的学妹在公司上班时,意外又惊喜,观察了很久却苦无机会接近,让他难受的是  她在公司跟着其他人若无其事的喊陆经理  ,彷彿过去的两人没有交集。

    所以,当他们终有机会于早晨单独相碰时,他才会坚持袁怡珍叫他『学长』  似乎这样便能重回过往的情谊。

    而当他得知她有男朋友时  竟有些失落,他的学妹已经有守护她的男人了

    儘管知道这是再平常不过事,却在看到她与男友拥抱的场景时依旧五味杂陈。

    如果,在学时期的感觉只是学长对学妹的情谊,那现在呢?

    陆子风发愣的看着车窗外一对坐在机车上拥抱的情侣  不由得笑了,对自己说:你这是多后知后觉?

    或许,在电梯里无意间的冒犯成了一个转机,那是他首次意识到  他的学妹是个女人,还是个甜美又性感的尤物。

    从他有这种意识开始,就已经无法单纯的把她当做一个学妹看了。

    ####

    袁怡珍在回去的路上接到周易胜的来电:「阿胜?」

    「袁袁,这两天我会比较忙,恐怕没时间跟你碰面了。」周易胜疲惫的往椅子上靠。

    虽然昨晚和袁怡珍逛夜市很甜蜜,但代价就是熬夜到半夜3点半才将诉讼案件看完。

    「没关係,我们下週放假再说,你忙比较重要。」其实,之前他们两人也都只有放假时才见面,只是最近的周易胜特别勤劳。

    袁怡珍挂完电话正打算去外面随便吃点东西时,电话又飨了,她以为是周易胜便直接说:「阿胜怎么了?」

    对方沉默了一下,才回应:「学妹,我是学长。」

    「学长?你怎么打来了?」他应该没有忘记什么东西吧?

    陆子风缓缓的说:「明晚要佈展了,我有点事要和你说,你吃过饭没?」

    「我正要去吃」这是要加班的节奏?

    「不用,我去接你顺便一起去吃饭。」

    「学长,你的车不是送车厂了?」她还记得,中午的时候轮胎被别人刺破。

    「车厂刚处理好了,你家在哪里?」

    袁怡珍只好报了地址。

    她越想越不对,有什么事不能明早说,非得跑一趟?该不是她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吧?

    她细细回想今天下午跑厂商的时候,好像没有犯什么错啊

    半小时后,陆子风播了电话叫袁怡珍下楼。

    她手忙脚脚乱的抓了包包就出门,一时忘记绑头发,只好随手拿了包里的原子笔就将头发盘上去。

    陆子风身型修长、面容冷俊,一身bsp; Klein的黑白运动服,配上脸上斯文的眼镜,斜靠在自己白色的轿车旁,引起路过的女性们频频窥探。

    袁怡珍却没心思欣赏帅哥,她想的是  提早1小时下班,现在恐怕不止要还1小时,还得倒贴加班。

    陆子风帮她打开车门,上车后,袁怡珍忍不住问:「学长,你叫我出来  是什么事?」

    陆子风看着车况毫不心虚的回答:「工作的事。」

    「」好吧,当她没问-

    半小时后-

    陆子风将车子停好,袁怡珍发现  这里是Y大附近?

    陆子风说:「还记得以前学校后巷那家猫咪咖啡厅吗?不知道还在不在。」

    他走在前面,回头跟袁怡珍说:「走吧,我们去看看。」

    每一所大学的附近总不乏平价美食,Y大有条美食街,窄道上有十几间餐厅,但最让人印象深刻是一间养了5隻猫咪的咖啡厅,里面的老闆娘是个苍白的女人,除了泡得一手好咖啡,也会帮人算塔罗牌,看起来神秘又优雅。

    陆子风看到前方猫咪图案的招牌灯还亮着便推门走了进去——

    作者有话说

    其实,陆子风从初碰袁怡珍时就被吸引了,只是当初的他还有喜欢的人,所以,这种感情被隐藏起来了,像颗种子  等待适当的时机发芽。

    男女之间的关係是很微妙的,你可能与一位异性终其一生只是朋友,也可能在某个时候、某个事件  突然发现对方很迷人~

    如果,袁怡珍没有进陆子风的公司上班,那埋在他心底的种子没有机会被灌溉发芽随之破土而出——

    繁体——

    陆子风硬着头皮坐机车与袁怡珍拜访完最后一间厂商后,他绷着脸与她说:「你可以先下班了,我自己搭车回去。」

    袁怡珍看了一下时间,4点28分,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呢!看来,他真的不喜欢坐机车。

    「那  好吧,」她戴上口罩与安全帽,「我先走嘍?」

    陆子风点点头,意示她赶紧离开。

    陆子风坐在计程车上,单手扶着额头  松了一口,他想起今天的种种  不由得摇头无奈的笑了一下

    看来是没办法保持住形象了,原本是想为持住她心中『学长』的印象呢

    陆子风突然有点明白

    当初袁怡珍不想在他面前吃辣的感觉。

    如果,她是因为爱慕而保持形象,那他自己呢?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陆子风将眼镜取下,手按在眉心处揉了揉,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他是一个独生子,幼年时就特别想要一个可爱的妹妹,无奈父母一直没有打算生第二胎,这事也就被淡忘了。

    事隔许多年,大叁的他在大一新生入学的那一天碰到了袁怡珍。

    她萌傻问路的模样一下子就唤起了他幼年的记忆,他还为此特别去系所办公室查询今年大一新生的照片与姓名,这才发现她是自己的直属学妹。

    那时他把袁怡珍当成自家妹子在照顾,帮她选课、陪她买参考书,盯着不让她翘课  而她也总是特别乖巧,显少做出什么出格的举止。

    只不过到后面  她对自己產生了爱慕之意  而那时他心里掛记的是顏卉珊,实在没有心思接受其他女孩的情感。

    他觉得随时间过去,她认识了其他优秀的男生自然就会回归到平常心。

    不过  他当时又是如何看待跟她告白的男生?好像不是嫌对方其貌不扬,要不就嫌对方油头粉面?

    每个男生在他眼里都是歪瓜裂枣,没一个配的上他的学妹。

    所以,在他还没毕业前,她一个交往对象也没有。

    陆子风戴回眼镜,垂眼想起毕业前他失约的那一次

    袁怡珍后来因此与他疏远时,他的心理是难受的,一度后悔自己没有赴约,但  赴约了又如何?他当下也不会接受她。

    人在国外时总特别思乡,最让他意外的是  他时常不经意的想起他与袁怡珍相处的片段,想起她的次数竟是超过顏卉珊。

    与顏卉珊的回忆多半是求而不得的苦涩,但与袁怡珍的回忆却多是温馨朴实的快乐

    即使后来经歷了两段由女方主动的感情,也难以忘怀在学时的温馨点滴。

    陆子风闭上眼睛,想着

    他刚开始知道这个失联已久的学妹在公司上班时,意外又惊喜,观察了很久却苦无机会接近,让他难受的是  她在公司跟着其他人若无其事的喊陆经理  ,彷彿过去的两人没有交集。

    所以,当他们终有机会于早晨单独相碰时,他才会坚持袁怡珍叫他『学长』  似乎这样便能重回过往的情谊。

    而当他得知她有男朋友时  竟有些失落,他的学妹已经有守护她的男人了

    儘管知道这是再平常不过事,却在看到她与男友拥抱的场景时依旧五味杂陈。

    如果,在学时期的感觉只是学长对学妹的情谊,那现在呢?

    陆子风发愣的看着车窗外一对坐在机车上拥抱的情侣  不由得笑了,对自己说:你这是多后知后觉?

    或许,在电梯里无意间的冒犯成了一个转机,那是他首次意识到  他的学妹是个女人,还是个甜美又性感的尤物。

    从他有这种意识开始,就已经无法单纯的把她当做一个学妹看了。

    ####

    袁怡珍在回去的路上接到周易胜的来电:「阿胜?」

    「袁袁,这两天我会比较忙,恐怕没时间跟你碰面了。」周易胜疲惫的往椅子上靠。

    虽然昨晚和袁怡珍逛夜市很甜蜜,但代价就是熬夜到半夜3点半才将诉讼案件看完。

    「没关係,我们下週放假再说,你忙比较重要。」其实,之前他们两人也都只有放假时才见面,只是最近的周易胜特别勤劳。

    袁怡珍掛完电话正打算去外面随便吃点东西时,电话又饗了,她以为是周易胜便直接说:「阿胜怎么了?」

    对方沉默了一下,才回应:「学妹,我是学长。」

    「学长?你怎么打来了?」他应该没有忘记什么东西吧?

    陆子风缓缓的说:「明晚要佈展了,我有点事要和你说,你吃过饭没?」

    「我正要去吃」这是要加班的节奏?

    「不用,我去接你顺便一起去吃饭。」

    「学长,你的车不是送车厂了?」她还记得,中午的时候轮胎被别人刺破。

    「车厂刚处理好了,你家在哪里?」

    袁怡珍只好报了地址。

    她越想越不对,有什么事不能明早说,非得跑一趟?该不是她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吧?

    她细细回想今天下午跑厂商的时候,好像没有犯什么错啊

    半小时后,陆子风播了电话叫袁怡珍下楼。

    她手忙脚脚乱的抓了包包就出门,一时忘记绑头发,只好随手拿了包里的原子笔就将头发盘上去。

    陆子风身型修长、面容冷俊,一身bsp; Klein的黑白运动服,配上脸上斯文的眼镜,斜靠在自己白色的轿车旁,引起路过的女性们频频窥探。

    袁怡珍却没心思欣赏帅哥,她想的是  提早1小时下班,现在恐怕不止要还1小时,还得倒贴加班。

    陆子风帮她打开车门,上车后,袁怡珍忍不住问:「学长,你叫我出来  是什么事?」

    陆子风看着车况毫不心虚的回答:「工作的事。」

    「」好吧,当她没问-

    半小时后-

    陆子风将车子停好,袁怡珍发现  这里是Y大附近?

    陆子风说:「还记得以前学校后巷那家猫咪咖啡厅吗?不知道还在不在。」

    他走在前面,回头跟袁怡珍说:「走吧,我们去看看。」

    每一所大学的附近总不乏平价美食,Y大有条美食街,窄道上有十几间餐厅,但最让人印象深刻是一间养了5隻猫咪的咖啡厅,里面的老闆娘是个苍白的女人,除了泡得一手好咖啡,也会帮人算塔罗牌,看起来神秘又优雅。

    陆子风看到前方猫咪图案的招牌灯还亮着便推门走了进去——

    作者有话说:首-发:po18vip.uk (woo16.)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