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梵行

第二十四章为了你

作者:洛神      字数:4448

    花千遇从后院来到无月阁前,长廊前的藤萝花于微风里飘动,娇艳欲滴,花凝浓香。

    旁侧是栽种的青翠小竹林,青竹枝叶繁茂,在雪白的阳光下,映下一片深色阴影,斑驳的竹影下站着一个人影。

    一袭月白的僧袍在风中轻轻浮动,衣袂迭荡,有一股淡薄的檀香味随着风飘了过来。

    花千遇的脚步不觉间停住了。

    法显抬目望过来和她视线相碰,清润温和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她。

    花千遇眨了眨眼,看向法显颀长的身影,有些不解他何故在此,便随口一问道:“法师是在等我?”

    法显点头,他看向花千遇时嘴角微微一弯,温声道:“方才还未谢过施主出言相助。”

    她才不需要和尚的感谢呢。

    花千遇也不承他的情,便道:“我对佛教也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看那人太贱了,想要踩上一脚罢了。”

    她道出的话里带上了一点惯有的轻嘲意味。

    法显笑了笑,也没在意她口是心非的回答。

    想起在厅堂时法显的默然,花千遇出声问道:“法师方才为何不做辩解?他说的并非全部都是真实。”

    法显总是很平静的眼中浮现出稍许无奈之色,摇头道:“多言无意。”

    只要做到无愧于心便罢,旁人如何去说,他也无法干涉,况且很多人不会听取自己不愿意听到的意见。

    即便辩解再多,也无法改变他人固执己见的想法。

    听了他的话,花千遇忽地笑了一声,嘲笑的声音中染上凉薄的冷意:“旁人可不那么认为,他只会觉得你心虚才不做反驳。”

    “你与人辩经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那时却哑巴了?”

    花千遇睨了他一眼,法显微微垂眸看着她,他的眼中含着佛性的慈悲和宽容。

    与他对视几息,她突然间就想明白了,这和尚吃亏都吃习惯了,哪怕姚兴说的再过分,他都不会反驳生气。

    花千遇心中升起一些不舒服的感觉,对他的与世不争生有怒气,她又道:“辩经他说不过你,但是论给人泼脏水,扣帽子的功力,十个你都赶不上,对付他这种人道理是说不通的,一定得比他更不讲理,骂到他服气。”

    花千遇很认同她自己的话,自顾自的点头,最后总结道:“这叫君子动口不动手。”

    法显微一滞,这句话是这样用的吗?

    方才将姚兴大骂一顿,她也出了一恶口气,一时便有些得意忘形起来。

    她嘴角勾起,于是那媚态百生的眉眼便染上几分邪肆,含笑道:“你只能我来欺负,别人怎么能欺负你呢!”

    法显整个人都怔住了,僵滞的看着她,薄唇微微抿了一下,低垂下眼帘,静默不语。

    见到法显的反应,花千遇脑海中出现一段空白,竟有些记不清方才脱口而出的话了。

    糟糕,她是不是把心里话出来了。

    她很快又面不改色的补救道:“法师德高望重,别人怎么能欺负你呢!”

    那镇定的姿态和神情,仿佛她没有说过那句话一样。

    法显:“……”

    你方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感。

    在法显清澄目光的注视下,饶是花千遇脸皮厚也有些不自在起来。

    她眸光流动,眼瞳滑向眼尾,有心转移话题的说:“我有些渴了,法师给我泡一杯茶吧。”

    法显顿了一下,复而点了点头,依旧是沉默的没道出只言片语。

    他转身往无月阁走去,花千遇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来到法显的房间。

    方踏进房门,浅淡的檀香气味便弥漫而来,气息宁静,温和而内敛,让人不自觉的安定下心来。

    花千遇闻着淡薄的香息,抽了抽鼻尖,问道:“这是什么香,闻起来和西域的不太一样。”

    在西域时法显的房间内也总有一股檀香味,他每晚都会起香禅定,因此屋内的香息从未散过。

    那时的香要稍浓一些,没有此刻的闻起来清透,使人更加灵静。

    法显将她引到桌旁落座,回道:“这是白旃檀,西域的檀香多是用来礼佛用的,味道要浓重一些。”

    话落,他伸出手食指碰了一下茶壶,其后收回手言道:“施主稍等片刻,贫僧去取一壶热水。”

    法显出去了一趟,再次返回时手中提着一壶热水。

    他端坐在花千遇对面,将持珠放在桌面上,开始倒水温杯,冲泡茶叶,动作流畅,姿态甚是清雅。

    花千遇用手撑着下巴,歪头去看他,他微微低垂着眉眼,神情一派专注。

    他温和的眉眼模糊在水雾中,就仿佛是雾气弥漫的千山暮雪,隐隐约约的看不真切,却也有几分超脱人间烟火的出尘感。

    法显将泡好的茶放在她面前:“施主请用。”

    花千遇垂眸去看,茶水是清亮的琥珀色,透亮的水中数瓣细软的茶叶舒展开来,随着水波在微微晃荡。

    她端起茶杯,嘴唇贴近杯壁边缘,吹开漂浮的茶叶,浅啜一口,淡淡的说:“法师泡茶的手艺不错。”

    其实,她也喝不出来茶的好坏,只是觉得茶都一个味,入口微苦,回味甘甜。

    法显看她漫不经心的态度,就知她这句不痛不痒的赞叹有多违心。

    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手指摩挲着温热的杯壁,缓缓的说道:“双极宗在北燕国有诸多分堂,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和多地的宗门教派都有往来,若是得罪他们恐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花千遇抬目看他,这是在担心她和双极宗正面起冲突,然后被人伺机报复?

    她微一弯唇,望过去的目光中似乎有一种难言的柔情,她情深意切的说道:“我可是为了你啊!”

    法显眸光微闪,眼底似是泛起了波动涟漪,但再次去看又是一片平静。

    他微微垂眼去看她,在她明媚的眼中却不见半分的笑意。

    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说出这般暧昧的言语,然而却无一分真情,看着她的眼睛,他便能清楚的认识到她也只是随口一说,当不得真。

    法显垂着眉眼,不说话了。

    …………

    追-更:po18m. (woo18.vip)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