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梵行

第八章金刚经

作者:洛神      字数:4882

    商队又前行了一个时辰,西斜的落日,把骆驼连带人的影子拉长在沙地上,笼罩了一层凄迷的暮色。

    领头人摇着铜铃,用吐火罗语,高声喊着:“大家停下来休息。”

    商人们纷纷拉引缰绳让骆驼停下来,从驼峰上下来之后,去搬骆驼身上的箱笼,从里面拿出帐篷、铁锅、支架等等一类的用具。

    用饭的这段时间,就有几个人尝试着来搭讪,花千遇容貌艳丽,在这大漠本不就不可多得,况且商队里鲜少有美貌的女子,她自是很受欢迎。

    可她那看起来风情万种的眼眸里,却含着如冰雪般的冷漠,每个人都在她这里讨不了好,无论是攻心,还是硬来。

    花千遇很不耐烦,那些男人看向她时,眼底都潜藏着隐晦的情绪,她知道那是什么,痴迷和占有。

    那仿佛是看待一件精美绝伦物品的眼神,直感觉令人作呕。

    她随意打发走了,前来示好的男人,走到一众帐篷外透气。

    夜晚,月华倾洒在沙漠上,白茫茫的一片,恍若一地的银沙,在灰暗中闪着微微的光。

    在西域的这些年,她总是很喜欢,站在空旷的地方,看漫天星辰下的大漠。

    看的时间久了,有时候她会产生一瞬间的恍惚,认为她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亦或者,她再另外一个时空是不存在的。

    定睛看了几眼苍茫的沙漠,便转过身,见搭好的帐篷前,众人吃完了晚饭,正围坐在火堆前聊天打趣。

    大漠深处吹来的风声,揉碎了笑声和浓浓的异域言语,风吹到耳畔,声音已变得模糊。

    她的目光落在一个月白色的身影上,他背影挺直端正,静默的坐着,周身都仿佛有超脱俗世的气度流转。

    花千遇微眯起眼睛,她想起来那个和尚看她时,眼底清澄,目光清明,眼睛里除了佛家的慈悲,什么都没有,仿佛她和万物并无任何不同。

    那是自然,对于出家人来说红颜枯骨终成埃。

    法显正在帐篷外的火堆旁看经书,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待有几个人过去,他便放下经书,耐心为他们解答。

    花千遇等前来求法问佛的商人走了,她走到火光摇曳的明亮处,低笑着说:“法师。”

    法显缓缓抬起头,火光映照着他的眸子,显得温和而又透彻,不染丁点烟火。

    他望过来,面上是淡淡的笑容,眼中亦有叁分笑意,予人亲近之感。

    他温声道:“施主。”

    花千遇下巴一抬,是理所当然的说:“闲来无事,找法师说会儿话,不会打扰到法师吧?”

    这话虽是问句,却没有想要征得对方同意的意思,这一点可以从她直接坐下能看得出来。

    法显放下手中的经书道:“自然不会。”

    花千遇满意的笑了笑,她凑过去,扫一眼摊开在法显腿上的经书问:“法师在看什么?”

    “《金刚经》。”

    她下意识问:“好看吗?”

    法显一怔,继而眼底流露出笑意。

    佛经可不是用好看或者不好看来定义的,而是讲究其中的经义精髓,引人深思,解脱苦厄。

    他道:“金刚经乃是大乘佛教的核心经典,值得反复研读。”

    花千遇看着掀开的纸张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梵文,她皱起眉,看的头晕。

    她伸出手指,点在经文上,好奇的说:“这上面讲的是什么?”

    她看向法显,要求道:“法师给我念一遍呗?”

    知道她只是心血来潮的,想要知道讲的什么,并不是真的对佛经感兴趣。

    法显微颔首,态度如往常般温和的说:“施主,想让贫僧从何处念起?”

    目光在梵文间穿梭,她点着最后一段,指尖敲了敲,说:“喏,这一段。”

    法显看向纸张,她指尖所指的正是金刚经的结尾处最后一段,这本经书,他早已熟读在心,不用看也能自然而然的念诵出。

    故而,将梵文转变为汉语,缓缓道来。

    “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他不急不缓的声音,像是有韵律的钟鼓之声,能消除烦躁思绪,使人心平气和。

    花千遇却是听的云里雾里的,每个字她都认识,但是和在一起又是什么鬼?

    她一脸懵逼的沉默了。

    法显看着她愣怔的表情,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看到他唇边勾起的弧度,花千遇不满的说:“能说人话吗?”

    法显又用浅显易懂的话解释道:“佛说不执着于一切的事相,心境寂然,如如不动,一切有为法,都如梦幻泡影,虚妄不实,幻有幻灭,应当这般的去看待它方是。”

    这下花千遇听懂了,她目露不屑,总结的说:“不就是四大皆空,一切都是虚妄,扯这么多没用的干什么。”

    法显没因她口出妄言而表露愠色,反而赞赏的说:“施主聪慧,说来也却是如此,世间种种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玄生玄灭。”

    花千遇看他清淡出尘的眸子,怀疑的说:“法师真的觉得这世间万物都是虚妄?”

    “万物都是因缘而起,遇缘即施,缘散即寂,是故佛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法显道了一句佛偈。

    花千遇听的脑壳痛,和高僧说话就是费力,她揉着太阳穴,说道:“那既然都是虚妄,是不真实的,为何还要去普度众生?”

    “施主着相了。”

    法显微微摇头,说道:“此言并不是指世界不真实,而是指依觉悟心而脱离对一切妄想境界的执着。”

    “凡是所有一切的相,都要将它当成是虚妄的,只要不去执着它,就会产生智慧,如实知见一切事物的实相。”

    “它以开启般若智慧为目的,意为不要迷于表象,要透过表象看到本质……”

    花千遇的语气不自觉的加大,果断的打断他后续尚未道完的话:“停,大师我服你了!”

    她直感觉心头梗出一口老血。

    她就不应该刻意找茬的,若真辩论起来,她还真说不赢这个念了十几年佛经的和尚。

    她震惊又凌乱的表情,让法显摇头失笑。

    他说的不过是最基本的佛法,或许对于从未接触过佛法的人会感觉到惊讶,其实却也不值一提。

    “施主还有何处想要了解的吗?”

    花千遇假笑着说:“没有了。”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更加无知,她准备撤了,便找了借口道:“夜已深,我便不打扰法师了。”

    花千遇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返回自己的帐篷睡觉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听老和尚念经的缘故,她今天睡的格外的快,不出半刻钟就睡着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