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65.1210保护自己打败敌人

作者:河边的小石子字数:10385更新时间:2022-06-23 18:55:13
  带着这个疑团,叶南这才起身端着茶杯走出了办公室,朝着会议室方向走去了。
  当叶南来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见里面已经黑压压坐满了人,所有人都在正襟危坐,认真聆听着高海平的高谈阔论。叶南在门口停留了几秒,为了不打扰会议气氛,便轻手轻脚走进了会议室里,来到会议桌最最中央那个留给自己的象征一把手的座位,轻轻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见叶南来了,高海平暂停了一下讲话,扭过头冲叶南毕恭毕敬微笑着轻声说道:“没等着叶主任你,我就先开始了。”
  叶南显得很大度的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高主任你继续。”
  “好的。”高海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接着开始主持会议了。
  在高海平继续开始一本正经高谈阔论的时候,叶南便点了一支烟,心不在焉的听了起来。听了大半天,叶南才听出了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关于贯彻落实《建设部关于加快推进建筑市场信用评价建设工作的意见》的主要办法。虽然高海平在一旁是声音洪亮讲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一直是手拿文件在照本宣科。对于一贯反感这种开会方式的叶南来说,这种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讲话,他是听得心不在焉,干脆翘起二郎腿,从高海平面前拿起文件自个儿阅读了起来……
  坐在办公桌最顶端在做会议内容纪要的童小莉,在叶南进了办公室之后,就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抬起头偷偷去看一眼叶南,叶南迫于形势将那套‘节衣缩食’买给吴敏的衣服送给童小莉后,这小妞儿对叶南的单相思顿时倍增,看见他坐在象征一把手的老板椅上认真阅读文件的样子,童小莉觉得极为帅气,那剑眉、那大眼睛、那高鼻梁,那菱角分明的脸庞,简直让童小莉喜欢极了。见叶南端起水杯刚送到嘴边,又眉头一皱,将水杯放下这个举动后,童小莉便起身脚步很轻的走过去,从叶南面前拿起他的茶杯,去为他添满水重新送了过来。
  童小莉的举动让叶南心里很是受用,心里不由得在想:奶奶滴,现在这个社会,看来手里有权力享受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掐指算算,从进入榆阳市煤炭局算起,叶南已经正式步入仕途六年有余,从一个二十三岁还乳臭未干的小子,成长到了即将年满三十岁的成熟青年,不但因为应酬多而体态有些发福,更大的变化是心态上,从一个心智未熟的小子,变成了一个处处留心的官场老油条。在仕途拼打的这六年,叶南对官场也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在他看来,官场有三多,即:饭局多、竞争多、会议多。在这‘三多’中,作为实干派,叶南最厌恶的就是开会,他一直秉持‘说得好不如做的好’这样工作风格,所以来区建委当一把手这一年时间,除过刚上任那会为了树立个人威信而兴师动众开过几次大会后,几乎就没怎么开过会,对于他的管理风格,除过单位几个资历稍高一点的老油条外,其他人都是拍手称赞。
  “叶主任,我讲完了,你看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就在叶南靠在老板椅上昏昏欲睡的时候,高海平终于是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扭头对他说道。
  “哦”听到高海平对自己说话,叶南这才猛然的回过神来,振作了精神,然后习惯性地说道:“那行,我就稍微补充两句吧。”说着话,板了板身子,提高了嗓门,说道:“刚才高主任已经讲了很多,我就长话短说,补充两句吧,我想在座的各位同事都知道,省里和市里对浐灞开发区的定位是很明确的,对于浐灞开发区的发展建设也一直是相当重视的,我们区建委作为开发区建设事业的分管单位,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这一个多月呢,我去省委党校学习了,不在单位,一直由高主任代理行使权,我想给大家提个醒,我不知道这一个多月中高主任对大家严不严厉,不过单位的工作局面倒是保持的很好,这一点我很欣慰,不过现在我回来了,我希望那些放松个人工作态度的人呢,一定要端正态度,否则的话,我叶南绝不客气!”叶南的后半句话是故意说给高海平听。
  高海平点了点头,然后对大家说:“叶主任说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吧?一定要端正好自己的工作态度。”
  叶南看了一眼高海平,接着缓和了语气,对大家说道:“这一个月呢,由高主任一直在全权负责单位的事情,也累了一个月了,我回来后呢,以后工作上有什么事,大家直接来找我就行了。”叶南补充的这句话用意很明确,是当着全单位所有的面,光明正大的收回自己放出去的权力,张弛有度,是为官之道一个重要技巧。
  在叶南补充了这句话之后,高海平的脸色明显发生了变化,用眼角的余光带着恨意扫了一眼叶南,神色略微有些尴尬,见叶南不再说话了,才转过脸来,强颜欢笑着说道:“叶主任,你看要是没啥事儿的话就散会吧?”
  叶南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算会吧。”说罢,便起身端上自己的不锈钢茶杯走出了办公室。
  开完会坐在办公室后,叶南又一次陷入了沉思,再次琢磨起高海平这老色鬼为什么会给蒋茹打电话呢?难道这大色鬼给蒋茹打起了主意?叶南决定想办法调查一下这件事,看看蒋茹是不是还和这个老家伙有染,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叶南觉得自己就是瞎了自己24k的钛合金狗眼,一次又一次的相信蒋茹的解释,却一次又一次的受骗。从胡涛到张所长,这两次他无一例外都相信了蒋茹的解释,原谅了她,但是现在又出来了一个高海平,如果这次蒋茹真的和高海平有染的话,那她真的就是一个水性杨花万人骑的荡 妇!他以后绝对不会再帮她!叶南在心里下了这样的狠心!
  坐在办公室里琢磨了没有多久,就到了下班时间,说来也巧,或许是出于对叶南送了自己一套高档衣服的回报,在下班后,叶南一直迟迟没有起身,就是在等着童小莉先离开,自己才准备离开,但是,叶南在稳如泰山的坐在办公桌前消磨时间的时候,却发现童小莉竟然也磨磨蹭蹭迟迟不肯离开。叶南便有些疑惑地问她:“小莉,都下班了,你咋还不走呢?”
  “叶主任你都没走,我哪里好意思走呀。”童小莉找了个借口说道。
  叶南呵呵一笑,说:“我今天刚回来,熟悉一下工作,下班了,你走吧。”
  童小莉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着叶南,支支吾吾地说道:“叶主任,晚上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啊?”
  还真是巧了!听到童小莉这么说,叶南在心里遗憾了一把,一脸抱歉地看着童小莉,轻笑道:“哟,小莉,还真不巧啊,我今天刚回区里来,晚上有个应酬,要不……改天吧?”说心里话,这次回来后,叶南发现童小莉对自己比以前更为温柔体贴了,好像已经是突破了一个助理该做的极限了。对于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叶南来说,再次面对这么一个身材高挑漂亮温柔的女孩,每天与她共处一室,使得他看到童小莉那种暗送秋波的眼神,就有些把持不住,想突破一直坚守的‘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生活作风底线。
  听到叶南说晚上有应酬,腾不出时间,童小莉原本充满期待的神色变得有些遗憾,微微一笑,说道:“那今晚要是没空的话,那明晚我再请叶主任你喽,明晚应该有空吧?”
  “明晚啊?明晚现在也说不准。”叶南看得出童小莉一心想请自己吃这顿饭,所以有意逗弄她。
  叶南的回答顿时让童小莉脸上的神色更为遗憾了,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也变得有些暗淡,整个表情看上去很是失落,淡淡地说道:“那就等叶主任你有时间了我再请你吧。”
  “不过就算明晚有应酬,我把它推掉不就得了嘛。”见童小莉黯然神伤的样子,叶南笑眯眯地说道。
  得知自己原来是被叶南戏弄了一把,童小莉温怒的白了他一眼,努着嘴说道:“叶南,你讨厌!”
  叶南得意洋洋的嘿嘿笑了笑,紧接着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好了,不逗你玩了,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下班吧,我一会直接去应酬。”
  “那行,我走了,再见。”童小莉随即冲叶南挥了挥手,眉目含情的看了叶南一眼,便提上叶南送给自己的那套衣服,款款的走出了办公室。
  在童小莉走后没有多久,叶南就赶紧收拾好东西朝着自己租住的那个城中村而去了,在经过村口菜市场的时候,顺便买好了菜,提着两只装满各种菜的塑料袋子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屋子。
  在上楼的时候,叶南感觉住了快一年的这个地方好像有一点陌生,因为一个多月没在这里住了,叶南知道房间里一定是落满了灰尘,一想到回到出租房先要来一次大扫除,叶南不由得就感到头疼,他一直都认为做家务这种事情应该是女人干的,平时一个人住,多亏了每次陈曼每次来都会帮他洗一下床单被罩,打扫一遍,不过这一个多月,陈曼也没再联系他,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一直逼他处对象的动感女孩,只要她不再继续粘着他,他也不再打算主动去招惹她了。
  就在叶南心情烦躁的打开了房门后,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窗明几净干净整洁的家,他先是一愣,心想不会吧?一个多月都没人住了,怎么比住人的时候还要干净呢?就在发了一会呆后,当他的目光移到沙发上的时候,这个疑惑有了答案,他看见吴区长正在侧身睡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她那件米黄色妮子大衣。叶南明白了,原来是吴姐提前过来在家里等他,估计是看到家里脏兮兮的,便主动帮他收拾了屋子……想到这个,叶南面露笑容,在心里感慨到:哎!看来家里有个女人就是好啊!
  看到吴姐半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屋内,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轻轻地给她盖在了身上。
  就在叶南给她盖被子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剪了新发型,并且染了黄色的吴敏,显得更为年轻漂亮,看上去特别洋气,加之吴敏的睡姿和睡相特别的好看,女人的那种温柔和媚态都可以从她的睡姿中展现出来,特别是那双极其红润又性感的香唇,微微张开一道缝隙,那种迷离的睡姿,让叶南感觉有点失魂落魄,有一种想立即亲上去的感觉。
  就在叶南将被子给吴敏盖在身上的时候,她就像是被惊动了一样,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她赶紧坐起身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哟,小叶你回来了,真不好意思,我给睡着了。”
  “没关系,吴姐你要是累的话就先睡会吧,反正我才回来,做好饭还得等好一阵子呢。”叶南赶紧顺着吴敏的话说道。
  吴敏朝厨房看了一眼,见里面还没有生火,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刚才帮叶南前前后后打扫了一遍屋子里的卫生,也真是有点累了,于是便冲叶南懒洋洋的笑了笑,说道:“那行,那我可就先歇一会儿,你做好饭了再叫我。”说罢,就又朝沙发上靠了回去……
  吴敏这个举动令叶南感到很惊喜,他觉得吴敏也真是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完全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里一样,显得随意极了,而且屋子里被她收拾的干净整洁,虽然屋子很小,但是布置的很温馨,这也为两人创造了一个舒适的环境,经过之前一年时间的接触,吴敏已经完全将叶南当成了自己人,两个人现在能够很快熟悉,不是一朝一夕的结果,完全是经过了时间的堆积,吴敏很快的进入角色,在叶南看来,也许正是她想朝着叶南心里的想法发展呢。
  看见吴敏又重新躺在了沙发上,辗转反侧睡得不是很舒服,叶南便对她说道:“吴区长……哦,不对……吴姐,你要是想睡一会儿的话,还是到床上去睡吧。”
  “哦,不了,我就这样先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你去忙你的吧,做好饭了叫我一声就行了。”吴敏闭着眼睛有些慵懒的说道,她也真是有点累了,甚至懒得都不想挪动身子去床上睡。
  见吴敏不愿意动,叶南也没有再继续谦让,他知道,凡事都要有个度,自己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表现的太过殷勤,万一露出了蛛丝马迹,怕自己在吴敏心中的印象分会大打折扣,毕竟一个多月没见面了,一见面就想着干那事儿,肯定会把事情搞砸的,于是,便又笑着说道:“那好吧,你就在这歇会儿,我先去弄饭。”说罢,便挽起袖子,一头扎进了厨房。
  没有多一会儿,叶南就见吴敏站在了厨房门口,他连忙说道:“吴姐你怎么起来了,你再歇一会儿吧,饭菜一会儿就好。”说着话,手里还翻转着炒勺,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
  吴敏看着叶南那个忙碌的样子,浅浅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每次来你家里都只是带着一张嘴,总是让你一个人这样忙,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来,我还是跟你一起做饭吧。”
  叶南见吴敏要过来帮忙,赶紧阻拦道:“不用,不用,马上就好了,吴姐你去歇着,等一会就好。”虽然叶南一个劲儿的阻拦着,但是,吴敏还是将自己的衣袖往上卷了卷,然后走进了厨房,见地上堆着一些菜,便蹲下身来帮忙择菜。
  见吴敏已经自主开始帮忙了,叶南也没有再去阻拦,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让她参与进来,这样两个人之间才能进一步找回点之前的感情。
  “小叶,这次去省委党校学习,有没有认识到年轻漂亮还没有结婚的**志呢?”吴敏一边择着菜,一边轻描淡写的问道。
  “没有,呵呵。”叶南随意的回答道。
  “应该不会吧?河西省整个建设单位就没有一个漂亮女人了么?”吴敏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我哪有那个心思去注意观察这些呢。”叶南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尽量将话说的含蓄了一些。听到吴姐这样问,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和他有缘无分的杨柳,想起和杨柳之间那种情投意合却因为众多原因而无法走到一起的结局,叶南心里感到遗憾极了。
  “嗨,你还真是的,这次去省委党校学习,你应该好好认识一下其他人,在建设系统内给你物色一个对象,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自己的个人大事了。”吴敏开始劝解叶南了。
  叶南笑了笑,没有再接话,他心里很清楚,现在还不能跟吴姐谈自己这些儿女私情的事情,以免影响两人之间这种刚恢复的地下关系,要等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彻底恢复到以前那种水平后,才能够拉拉家常,谈谈琐事儿。
  由于这是叶南从省委党校学习归来后第一次在家里做饭,而且还有吴姐来做客,他这顿饭做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丰盛了许多,菜品的质量上也更加精细了一些,七八道菜摆上了桌子,叶南擦了一下手,便去客厅里,来到沙发前,站在正在睡觉的吴敏前,看着她那种迷人的媚态睡姿,那微微张开一道缝隙的丰翘红唇,让他有一种很想亲上去的冲动,看着吴姐那种美姿媚态的样子,这种新形象使得她展现出一种更为风 骚洋气的韵味儿,这种样子使叶南有点心神荡漾的感觉,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才轻轻对她喊道:“吴姐,吃饭了。”
  吴敏眨了眨眼睛,微微睁开那双桃花眼,揉着眼睛一脸疲惫地说道:“饭好了啊?”
  “嗯,饭已经全弄好了,吴姐,你先起来吃饭吧,吃了再休息吧。”叶南轻笑着说道。
  吴敏点了点头,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拿下来,揉了揉眼睛,一脸疲惫的走向了卫生间,去洗了一把手,来到饭桌前时叶南已经为她盛好一碗米饭,摆好碗筷,招呼着说道:“吴姐,快吃吧。”
  在吃饭的时候,叶南还是尽量将工作上的事情摆在首位,因为他不想和吴敏谈太多自己的事情,自己的风流债太多了,言多必有失,万一说漏了嘴,对自己会极为不利。而吴姐则是更多的提到一些家常琐事之类的话题。
  吴敏吃了一口菜,又提到了叶南的个人问题,她显得若无其事地说道:“小叶,其实让姐来说啊,你的年龄的确也不小了,该到成家的时候了,像你这么好的条件,找个好女人应该很容易,结了婚让她持家,你就有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了,回到家里来不用自己动手,有饭吃,那多好啊。”
  叶南轻轻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应当先以事业为重……来,吴姐,吃块鱼肉。”说罢,叶南为吴敏夹了一块鱼肉送进她的碗里,很巧妙的就转移了话题。
  吴敏意识到叶南是在有意回避这个话题,便也不继续了,而是说起了自己家里的家长里短,她告诉叶南,自己和老公两个人都在政府工作,平时因为工作太忙,相聚时间太少,导致两个人的夫妻感情很不好,由于感情基础变淡,也严重影响到了***质量,告诫叶南找老婆,一定要找一个工作轻松一点,相对有更多时间陪他的女人,最好是找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全职太太,因为吴敏觉得以叶南现在的条件,非常优越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处级干部,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任何女人跟了他,以后只有享不尽的福气。
  叶南倒也觉得吴姐说的这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任何感情都需要时间作基础,就算两个人一见钟情,彼此感觉很好,但是如果经常没有时间和机会见面培养感情,那迟早也是背道而驰的结果,因为想到这一点,他不由得就联想到了在商场去给吴敏买衣服时见到了赵雪的事情,自己和赵雪当初的感觉多好啊,互相吸引,互相喜欢,可最终的结果是这段良缘经不住时间和距离的煎熬,最终赵雪选择了放弃这段感情,而嫁了别人。想起这件事,叶南的心里再次涌起了无尽的遗憾,这样的结果,也只能怨自己,怪自己没把这段感情当回事儿,天真的以为赵雪还一直会等他等到老。
  俗话说:“吃惯了嘴,跑惯了腿”,这话真是一点不假,自从吴姐第一次来叶南这里吃过饭之后,以后每天就尽量推掉了自己的饭局,有的时候还亲自去菜市场买一些菜带到叶南的出租房,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比是小两口过日子一般了。不过因为一个多月没有过这种生活了,今天吴敏和叶南的表现还是稍显拘谨一些。
  吃完饭后,吴敏要帮叶南收拾厨房,被叶南推出了厨房,让她先去休息一下,他自己来就行了,见叶南坚持固执的样子,吴敏微微一笑,便没有再坚持,而是转身走向了客厅,又坐在沙发上,将头靠向一旁,休息了起来。{免费小说 13800100.}
  叶南在厨房里一边洗碗,一边不时回头去看靠在客厅沙发上休息的吴敏,那诱 惑的体态,那妩媚的睡容,让叶南心里简直痒痒极了,他三下五除二,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赶紧洗完碗筷碟子,洗干净了手,从厨房里出来,径直来到了吴敏的跟前,见吴敏歪着脑袋靠在沙发上,睡容虽然很诱 惑,但是这样子睡着对脊椎很不好,让叶南感觉有点心疼,说道:“吴姐,你还是到床上歇会儿吧,这样对我脊椎不好。”
  听到叶南在对自己说话,吴姐微微睁开了那双疲惫的桃花眼看了看叶南,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便从沙发上起身,走进了叶南的卧室里,睡到了床上,叶南拿上被子跟进来,将杯子给她仔细的盖在身上,借机便坐在了床边,伸手拉过她的一只脚,也没跟她打招呼,就将她的鞋子给脱了下去,然后才说道:“吴姐,怎么这次见我变得这么拘谨了啊?随便点好不好,又不是第一次来我这里了。”
  因为毕竟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即便是老夫老妻,也会稍微有那么点距离感,更何况吴姐和叶南还并没有达到那种老夫老妻的关系呢,出于本能,吴姐本来还躲闪着另一只脚,不想让叶南给自己脱鞋子,听叶南这么一说,觉得也是,自己这次来叶南家里,的确好像有那么一点拘谨了,于是尽量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便也不再躲闪,任由叶南替她把自己另一只鞋子也脱了下去。
  一切进展顺利,这让叶南心里感到美不胜收,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循序渐进,才能收获更好的效果,绝对不能太操之过急而影响了渐渐培养起来的良好氛围,虽然吴姐只是从沙发上挪到了床上这么一点距离,但已经足以说明吴姐已经逐渐找回了之间来他家里那种随意的感觉了,并且已经对他开始有了顺从的表现了。
  看着吴姐闭上眼睛后,叶南又走出卧室,去厨房里将还没有完全收拾干净的碗筷重新洗了一遍,再次回到屋里,叶南见吴姐眯着眼睛那种迷人的姿态,实在让他有些想入非非,忍不住,他再次坐在了床边……
  也许是因为心情太过激动了,叶南竟然在向床上坐的时候,搞得动静很大,一下子就把吴姐给弄醒了,她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问:“小叶,你也累了?”
  “哦,不是。”叶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说,实际上,这会儿他真是有点累了。
  吴姐舒展了一下身子,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用那双桃花眼迷离的看了一眼叶南,懒洋洋说道:“你看我,来你这里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的。”
  “没事,反正已经下班了,吴姐你累的话就休息一下吧,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见外。”叶南赶紧显得一点也不介意的笑着说道,一句‘自己人’无形中再次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也是,不过睡得有点不踏实……”吴姐说着话,用手握在脖子上,不住的扭动着自己的脖子。
  叶南见状,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脊椎又不舒服了?”
  “是啊,上午开了那么长时间的会,你知道姐这脊椎一直不好,不敢那样坐太长时间,坐的脊椎有点难受。”吴姐一边揉着脖子,一边说道。
  “那还是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叶南瞅准了机会,自告奋勇地说道。
  吴敏早就领教过叶南的按摩手法了,但是正是因为叶南第一次通过给她按摩,才使得两个人突破的那种关系,这个时候,当叶南再次提出要为她按摩一下的时候,吴敏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叶南,但是并没有反对,而是用那种疲态的语气说道:“那好吧,你就给姐按一下吧,可别太使劲了。”
  “放心吧,肯定不会太用力的。”见吴敏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叶南心里一阵窃喜,一边笑着,一边说道,现在两个人已经足够随便多了,在这种环境下,叶南已经不用再顾及到吴敏的身份了。
  叶南说着话,手就开始行动,按在了吴姐的脖颈上,那种细细的,滑滑的,极其富有弹性的感觉立即从叶南的手上传递到了叶南的全身。
  “吴姐,你的皮肤真好啊。”叶南一边轻轻的揉着她的玉脖,一边甜言蜜语的说道。
  “不行了,老了,年轻的时候比现在好多了了呢。”吴姐又一点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感觉了。
  叶南一边轻柔的为她按摩着,一边努力的寻找着话题,问道:“吴姐,你感觉怎么样?我的手法还可以吧?”
  “还可以,不过和第一次比起来好像有点生疏了。”吴姐说道。
  “叮铃铃……”吴姐皮包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快点起来,我有电话。”吴姐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上的叶南,有些无奈的说道。
  叶南绝不敢阻止吴姐去接电话,因为他知道,她的电话一般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叶南就只好将身子一侧,让吴姐起身去接电话了。
  只见吴姐从皮包里拿出电话,接通后便只是“嗯……好……知道了……”便挂了电话,然后冲着仍然愣在床上的叶南说道:“起来了,我老公打电话了,我得回去了……”说着话就侧身子去拿自己的衣裤……
  只见叶南鬼笑着说道:“吴姐,今晚就别回去了。”
  吴敏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改天吧。”
  “怎么就不行呢?”叶南的胳膊一泰,躲开了吴敏伸过来的手,不解地问道。
  吴敏无奈的看了一眼叶南,说:“家里来客人了,找我有正事呢,等改天有时间姐一定陪你。”
  这一次叶南没有再躲闪,有些遗憾的哦了一声,看着她穿上衣服,跨上皮包,甩了甩那头披肩发,风 情万 种的走出了家门。目送着吴敏走出了门,叶南懒在床上抽起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想起了赵雪,想起当初与她一起经历生死的那一幕,再想到在商场里看到她与别的男人以夫妻关系在一起逛街,心里感到了无尽的失落……
  由于这天是从省委党校学习回来的第一天,刚一上班让叶南还有那么点不适应,尤其是身体感觉很疲惫,在吴敏离开后没有多久,叶南就熄灭房间灯,早早睡觉了。到底是自己家里睡得舒服,这一觉睡得,一直从晚上八点多睡到了第二天八点,要不是童小莉打电话过来,还不会醒来。
  被童小莉打电话来吵醒后,叶南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下子睡了一个对时,足足十二个小时,自从踏入仕途那一天起,他从来还没有睡过这么踏实的一觉。
  “你是不是刚睡醒啊?”听到叶南那种疲态的声音,童小莉在电话里猜测着问道。
  叶南打了一个哈欠,揉着眼睛说道:“真是太困了,要不是你打电话过来,我还说不定睡到啥时候呢。”
  “那你今天来单位么?”童小莉问道。
  叶南揉了揉眼睛,懒懒地说道:“肯定来啊,不来怎么行呢,单位有啥事儿么?”说着话,叶南从床头拿起背心开始往身上套。
  “没事,我就是见你这个点了还没来办公室,就打电话过来问一下。”童小莉温柔地说道。
  “那你先忙,我一会就过来了。”说完,叶南挂了电话,快速的穿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漱了一遍,刮了刮胡子,以咱新的精神面貌走出了家门。
  走到办公室门口,叶南冷不丁往里面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显得极为惊诧,原来童小莉今天穿上了他昨天送给她的那套时装,从气质上直接提升了一个档次,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叶南一时半会没有认出来,在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她打了一个愣之后,才恍然明白,一脸嬉笑的打趣着说道:“哟,这谁呀?”
  童小莉抬头一看,就见叶南一脸嬉笑的走进了办公室,对于叶南这样说,童小莉是心知肚明,知道叶南一定是被自己今天的打扮给惊讶住了,于是嘴角泛起了一丝羞涩的笑容,柔声问道:“怎么啦?不认识了啊?”
  “嘿,还真有点不认识了。”叶南冲童小莉挤眉弄眼的说着话,走过来仔细上下打量着她,只见童小莉在穿上这套高档服装后,与之前那个美丽清甜的大姑娘判若两人,一下子就显得成熟了很多,直接从气质上发生了改变,这种俏丽脱俗的样子,让他心里一阵欣喜。
  童小莉略带得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说想看我把整套衣服穿上的样子吗?所以我今天就穿上了,你觉得咋样?”
  “你站起来再让我看看。”叶南直勾勾盯着童小莉身上这套衣服,眼神中流露出很满意的神色。
  童小莉很听话的乖乖站起身来,并且还转着圈子让叶南前后左右打量了一个遍,“不错,真不错,看来我的眼光还挺不错的嘛。”叶南一边上下打量着童小莉身上的衣服,一边赞不绝口的说道,顺便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一把。
  被叶南赞不绝口的夸奖弄得童小莉心里受用极了,说实话,这套衣服连她自己都感到非常满意,就好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样,不论是款式、颜色、质地还是大小,都很符合她的要求。
  在转着圈让叶南仔细欣赏了一遍后,童小莉面带满意的媚笑重新坐了下来。叶南也来到自己的位子前坐下来,端起桌上童小莉已经提前给他沏好的一杯茶,打开盖子闻了闻,一脸惬意的笑了笑,抿了一小口茶水,与身边这个荣光华发的漂亮女助理一边聊着天,一边逐渐进入工作状态……
  但是这一天,叶南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够完全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因为他的心里有一个还没得到答案的谜团,那就是蒋茹与高海平的关系,他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而莫名其妙的想到这件事,在心里琢磨着,蒋茹与高海平之间到底是通过什么途径认识的?通过与高海平在区建委一年多的接触,不过好在童小莉是在他调任来区建委之前不久才进入单位工作,还没等高海平来得及向她打主意,自己就来了,使得高海平也没办法再对童小莉有什么非分企图了。一旦这个老鬼盯上了蒋茹,肯定对她是有非分之想的,不过碍于高海平身为区建委二把手,再加之自己本来就与蒋茹的关系不清不白,使得叶南还轻易没有办法就这件事光明正大质问他。
  叶南在调入区建委任职没多久,掌握清楚区建委各种人事关系后,就对自己与高海平在工作上的关系做出了明确定位:在区建委,他们两个人分别扮演着将与相的角色,正如出自司马迁的《史记:廉颇相如列传》中《将相和》的故事,故事宣扬的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将相和,平天下。现在叶南将《将相和》的故事以自己的视角做了定义:将相斗,万事成蹉跎,将相和,万事有奔头,他与高海平在工作中明里是搭档,暗中是对手,既斗争,又妥协,凡事必须要留余地,讲圆通,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也不至于到时候弄得鱼死破两败俱伤。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于风平浪静悄无声息中一点一点打败敌人和对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