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37梦境·末世见闻(四)(微h)

作者:找个盒子藏起来字数:2650更新时间:2022-05-16 03:10:32
  黑暗会放大人内心的恐惧。水落在地上的声音让安焰柔又想起了今天看到的血腥场面,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受伤的手臂一个不注意就甩到了旁边的置物架上,不知扫下什么东西,冰冰凉凉地砸到她背上。
  “啊!!!”
  她的尖叫一半是痛的,一半是吓的,听上去格外凄惨。
  门外很快传来了脚步声,紧跟其后的就是安楚随担忧的声音。
  “怎么了?没事吧?”
  她刚想说没事,就不小心踩到了掉在地上的那个东西,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嘶——”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
  门被打开了,安楚随借着丝丝缕缕的月光依稀看到坐在地上的人形轮廓,想也没想地就伸手去拉她。
  “你在摸哪里啊!”
  他愣了一下,猛地收回手,有些不自在地抿了下唇。
  怎么刚好是胸。
  镇定下来后,他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位置——女孩的手臂,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摔疼了吗?”他低声问。
  “有点。”
  安焰柔凭着记忆去扯挂在架子上的毛巾,结果连放在上面的睡衣一起扯了下来,正好落在男人手臂上。
  他把手中的布料摩挲两下,还傻傻地放到鼻子面前闻,闻到和她身上一样的蔷薇香。
  这是她的睡衣。
  她现在…没穿衣服。
  想到不久前才把玩品尝过的那对蜜桃一样的双乳,他的身体很诚实地分泌出了唾液。
  于是安焰柔擦身体的时候,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男人吞咽的声音。
  她脸上莫名其妙热了起来,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就想伸手去拿睡衣,却发现架子上空空如也了。
  是掉在地上了吗?
  安楚随好像知道她要找什么,把睡衣递到她面前:“你是要找这个吗?”
  她摸到了熟悉的丝质布料,捏住了想拿过来,却发现男人没有松手。
  她有点急了:“你松手呀。”
  他不仅没听她的,还扯过那团布料扔在了地上。
  安焰柔愣神的功夫,火热的唇舌已经贴了上来。他的吻比上次更加热烈缠绵,扑面而来的侵略感让她下意识退了两步,结果只是作茧自缚,被对方困在了男人炙热的身体和冰冷的瓷砖之间,找不到任何退路。
  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慢慢地,不分彼此。
  安楚随的手本来只放在她肩上,但察觉手下的皮肤是一片光裸时,他开始蠢蠢欲动。不需要任何指引,甚至连看都不用看,他就精准无误地覆住了女孩饱满的乳房。
  “嗯——你轻点…”在接吻的间隙,她小声抱怨,“又不是在揉面团。”
  他在暗中轻笑。
  “面团可没有这么软。”
  女孩身娇体软,他轻而易举地就把她抱到了半空。
  安焰柔吓了一跳,两条细腿下意识盘住了他的腰,过后才察觉这个动作有些羞耻:“…你放我下来!”
  “不行。”
  安楚随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张嘴含住了其中一颗早已挺立的乳头,试探着用舌头去舔舐拨弄,果然把她舔得很舒服,又发出了悦耳的呻吟。
  想听更多。
  什么都没穿真是太好了,他的手能够毫无阻拦地抚摸过她纤细的腰、平坦的小腹、可爱的脐眼…还有,最柔嫩的私密处。
  “哇,”他小小地惊叹了一声,“流了好多水啊,宝贝。”
  安焰柔羞得不行:“那是洗澡的水,只是没擦干净。”
  他将信将疑地捻了两下,还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明明不一样,它是粘的,好像…还有一点,特别的味道。”
  怎么还描述起来了?
  “…什么味道?”
  安楚随突然笑了,带着气音,蛊得不行。
  他低声在她耳边说:“骚味。”
  未经情事的女孩哪听得了这些?安焰柔羞得都生气了,使劲锤了几下他的肩:“让你闻了嘛!不喜欢就别碰!”
  居然说她骚,太…太过分了!
  他拉过她的手腕,在她掌心重重亲了一口:“我喜欢得要命。”
  为了证明自己的喜欢,他直接把安焰柔的腿按住分开,低头就贴了上去,像接吻一样逗弄她泛滥的、软腻的花穴。
  “呜——”
  今晚发生的一切已经远远超过安焰柔经历的和想象的一切。从未有人涉足的敏感之处被一条软韧又灵活的舌头侵入,她不住地喘气,借依稀的月光看见男人覆在腿间的毛脑袋后,心里又涌起一股荒唐的快感。
  她的亲生哥哥在给她舔穴。
  如果以后他恢复记忆了,会不会觉得很恶心,会不会气得想掐死她?
  安焰柔快被复杂又澎湃的情感撑到心脏爆炸了。她因为骗了哥哥好愧疚,因为想到东窗事发害怕,却又因为乱伦兴奋得不行。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少女毫不保留地献上了自己的高潮。蜜一样的花液喷涌而出,被男人尽数吞了下去。
  刚从过电的快感中回神,她就发觉有根粗热的硬物抵在了被折腾到发麻的穴口。
  意识到那是什么后,她脸上的热度一下子退了下去:“喂!你别…”
  话都没说完,男人粗大的性器已经闯进来了一小截。
  “啊——”安焰柔发出了呻吟,这次是痛的。
  安楚随也没想到她那里会这么紧。爽是真的,夹得他寸步难行也是真的。
  他安抚性地亲了下她的脸颊:“放松点,宝贝。”
  怎么可能放松!她是想跟哥哥谈恋爱,但…怎么能真的做爱啊!
  一旦发生了关系,他们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安焰柔承认自己挺卑鄙的。她又想享受和哥哥的亲密,又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她急中生智地说:“你没戴套!”
  安楚随一愣。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她怀孕了,确实很麻烦。
  花穴里绵绵软软又依依不舍地吸着性器,他不知用了多少定力和理智才勉强把它拔出来,挫败地把头埋在她的肩窝上:“我明天再去一趟超市。”
  “别啊,太危险了,而且我伤口都没好呢。”
  他想说些什么,却被女孩迅速打断了:“我绝对不接受一个人留在家里。”
  “…”安楚随隐隐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个女孩拿捏了。
  不过安焰柔也没占到多少便宜。男女间的性事本就不局限于插入,她的身上也不止一个洞。
  礼尚往来,轮到她用嘴取悦对方了。
  毕竟是第一次,她的业务很不熟练,牙齿总是不小心磕到嘴里粗壮的性器,吞吐的动作也马马虎虎,对安楚随来说甚至有点折磨。
  “我们以前没这么做过吗?”
  技术丢人,她只好承认:“嗯…第一次。”
  青涩也算一种情趣。
  “嘴张大一点,别让牙齿碰到。”
  “上面不是有条沟吗?你可以用舌头舔舔它…嗯,对,就这样。”
  “动作快一点…宝贝,你真棒…”
  安焰柔学得很快,不一会就掌握精髓,让男人在她柔软的口腔内壁射出了精液。
  腥的,哥哥的味道。
  哪怕是做荒唐的春梦,她也从没想过,有天自己会吞下哥哥的精液。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