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35梦境·末世见闻(二)(微h)

作者:找个盒子藏起来字数:3432更新时间:2022-05-12 16:19:53
  “我是你的女朋友。”
  她说完这句话,有些忐忑地看着安楚随。她已经想好了,如果他觉得不对劲或者反感,她就说自己是逗他玩的,并告诉他真实情况。
  可他不仅没反驳,还面带歉意地和她说:“对不起,我想不起我们的事了,希望你不要太生气。”
  “没有没有。”安焰柔忙摆摆手,又忍不住问,“你就不怕我在骗你吗?”
  他想了一会:“我并不是个能随意让异性进出家门的人,而且…我觉得你很熟悉,我们以前的关系肯定不差。”
  废话,一个妈肚子里出来的,能不熟悉嘛。
  见他毫不怀疑两人的关系,她松了口气,伸手摸上他的额头。
  热度退下去了。
  “哥…额,楚随,”她有些磕磕巴巴地说,“你再休息一会吧,我去给你做晚饭。”
  原谅她长这么大几乎没撒过谎,现在自然心虚得不能再虚,得找点事做,好好冷静一下。
  在厨房切菜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我来吧。”
  他拿过了她手中的菜刀。
  安焰柔一愣,然后担忧地说:“你昏迷两天了,现在才刚醒,还是多躺会吧。”
  “我现在没什么不舒服的。”他唇角勾了勾,“有手有脚的,怎么能让女朋友一个人在厨房忙。”
  听到“女朋友”叁个字,她的脸颊还是不可避免地热了一些,掩饰般地去洗别的菜了。
  安楚随看了一眼还在工作的电饭煲:“现在还有电和水是吗?”
  “嗯,但是以防万一,我接了好几盆水放在书房了,而且还有几箱矿泉水…就是阳台上种的那些菜好像吃不了几天了…”她说着说着才反应过来,“诶,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他点头:“我看到了,街上…是丧尸吗?”
  “…嗯。”
  “食物的事暂时不用担心。我好像觉醒了一些特殊的能力,刚刚在阳台上的时候,我发现我能让植物快速结果。”他说着放下菜刀,摊开掌心,“还有这个。”
  一簇绿油油的藤蔓出现在他的手心。
  安焰柔瞪大了眼:“这是什么?”
  “或许可以称之为,异能。”
  她好奇地伸手碰了一下,那根小小的藤蔓缠上了她的指尖磨蹭着,如同活物一般。
  “好神奇啊。”
  安楚随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俯身抱住她。
  “这两天辛苦你照顾我了。以后我会保护好你。”
  “身为你的…女朋友,照顾你是应该的嘛。”
  “我刚刚还看到了茶几上的资料。一个人如果发热,很可能会变成丧尸…”他离得太近了,话语间的呼吸都在她脆弱敏感的颈间环绕,“所以我觉得很抱歉——我竟然忘记了你,也很感谢你选择留下来…宝贝。”
  安焰柔浑身都僵了:“你叫我什么?”
  “我想不起你的名字了,可以这么叫吗?”
  当然可以!
  她感觉整颗心像泡在了蜜罐里,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嗯。”
  想不起女朋友的名字是件丢人的事,她没主动说说,安楚随也没再问,只想着没准过两天就想起来了。
  吃完饭后,她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窗外,用铅笔在素描本上涂涂画画。
  “在做什么?”
  “啊,我在看外面丧尸分布的情况。东西总会吃完的嘛,再过两天我可能得出门一趟去附近超市收集物资…”
  对方修长的指节在本子上某处点了点:“这条路半个月前就在修了,没办法走。”
  “啊!是吗?”
  安焰柔忽然意识到,她不再是一个人了,面对问题可以跟同伴一起商量。
  她知道哥哥从小就很聪明,成绩优秀,但没想到他动手能力也那么强。他不知道从哪弄出了个老旧的收音机捣鼓了一番,最后拉长电线,里面竟然传来一些支离破碎的声音:
  “经过商议…沉痛…呼吁…幸存者…保持信念…基地…”
  她忍不住赞叹:“你好厉害啊!怎么做到的?”
  女孩神采飞扬,亮晶晶的狐狸眼里全是他的倒影,嘴唇像是沾了露水的蔷薇那样鲜润柔嫩。安楚随敢打赌,没有男人能不为这样崇拜的眼神而感到心动。
  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放下收音机,捧住她的脸亲了上去。
  “!!!”
  他他他怎么忽然亲上来了?她还没准备好…这是她的初吻啊…不过她都骗他自己是他女朋友了,男女朋友之间亲一下很正常吧?她可千万不能表现出什么异样…
  狂乱的心跳和冲上脸颊的热浪把她轰得晕头转向,让男人轻而易举、无师自通地撬开了她的牙关,与她唇舌相缠,发出暧昧的啧啧水声。
  “呜——”
  他怎么亲得那么用力,她都快喘不上气了。
  两人本来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可亲着亲着她就像只被抽干力气的虾米一样坐不住了,喉咙深处渴得不行,所有的液体似乎都往身下涌去,化成黏哒哒的花蜜,让她难耐地揽住了对方的脖颈。
  等到这个绵长的初吻结束,她已经完全软在了对方怀里。
  看到哥哥红了几分的薄唇,她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干脆把头埋在他胸口当缩头乌龟。
  安楚随低头,有些好笑地看向女孩绯红的侧脸和耳根。
  只是接个吻而已,居然这么容易害羞。
  他恶作剧似的在她的小耳朵上吹了口气,成功让女孩浑身抖了抖。
  好可爱。
  庆幸自己拥有这么可爱的女友的同时,他又因为忘记对方而感到遗憾。
  初次见面、确认关系、初次拥抱亲吻…甚至,初夜,他都完全无法想起。他觉得跟面前这个女孩拥有亲密关系一定是件非常美妙的事,刚刚发生的事就足以证明。
  想到她或许已经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过,安楚随的喉结忍不住滚了滚,下腹也升腾起一股欲火来。
  他从没想过自己是个重欲的人。尽管记忆不全,但他知道,自己从未对人动过心,回忆里只有拒绝各种各样女生甚至男生表白的画面,对方多是紧张又羞怯的,而他总是心如止水。
  安焰柔稍稍平复下心情才抬起头,见他出神的样子,有些好奇:“你在想什么?”
  他笑着捏了捏女孩软软的脸颊:“我想,我之前一定很喜欢你。”
  她想到自己上了大学后交集越来越少的两人,又开始心虚起来:“啊,是吗?”
  “嗯,和你接吻让我觉得很开心。”
  安焰柔被对方的直白惊到了,好不容易退下的羞耻又卷土重来:“我我…我也,喜欢你…”毕竟没有表白的经验,她的声音小到不行。
  “你以前就这么容易害羞吗?”
  她一愣,突然想到在哥哥眼里两人是能住在一起的情侣了,为这点小事害羞会不会显得太奇怪了?
  “啊,因为我们之前因为一些事吵架,已经,已经好久没有,亲密过了。”
  她总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说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去圆。
  还好安楚随没有仔细问她吵架的理由,只在她头上摸了摸:“那你现在还在生气吗?”
  她连忙摇摇头:“早就不生气了。”
  不生气,代表不排斥他的亲昵。
  女孩身上香香软软的,安楚随干脆把她抱到自己腿上,顺从内心的渴望,再一次亲了上去。
  他把这股渴望归因于太久没和女友亲密产生的不满。
  而事实上,它来自于单身了二十几年老处男初尝情欲的冲动。
  啄了几下她的唇瓣后,他的目光转移到女孩曲线优美的脖颈和锁骨,嘴唇也跟了上去,慢慢地、耐心地品尝着不同部位的肌肤带给他的感受,最后来到了隆起的前胸。
  这里的皮肤软嫩到不可思议,一下子就激发了他心底的凌虐欲,在贴近心口的部位狠狠吮出一个紫红色的印记。
  “嗯——痛——你别咬啊——”她喘着气说。
  安楚随想,她叫起来真好听,叫得他都要硬了。
  被嵌在他怀里的安焰柔自然能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臀缝一根不容忽视的棍子抵着,让她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僵硬。
  “宝贝,你真的好软。”他喘着气,干脆利落地掀起了她的t恤。
  安焰柔没穿内衣,一对晶莹的玉乳就这样赤条条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顶端的乳头早已因为刚才的亲吻硬如石子,随着她的动作还轻晃了一下,仿佛无声的邀请。
  红瞳愈发晦暗,他毫不犹豫地俯身吮了上去。
  “啊——”
  猴急又没有经验的男人是不会懂得怜香惜玉的,也不知道女人的乳房是如何敏感脆弱。他一边又吸又咬的,还用手去把玩另一侧绵软,让安焰柔爽也不是痛也不是,只能呻吟着扶住他的发顶,求他动作轻一点。
  到最后,女孩白嫩的胸脯已经全是暧昧的痕迹,面颊更是堪比熟透了的番茄。
  安楚随抬起头看向她,让她清清楚楚地察觉了男人狼一样的目光。
  她没由来地害怕起来。记忆中的哥哥是温柔又沉稳的,对她照顾有加,从不会欺负她,更不会露出这种…
  看猎物的表情。
  安焰柔瑟缩了一下。
  她只想和哥哥亲近一点而已,早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话,是不是不该骗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