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旧人叙旧

作者:桑柠字数:2205更新时间:2021-12-27 19:59:04
  容殷到了这时候还想挽救一下自己最后的尊严和脸面,结果桑柠却义正言辞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件事,再说了不好听就不好听呗,再说了咱都多大年纪了,你还想跟着小宝一起去上课外补习班吗!”
  安然和温歆都成功的被桑柠这一番话给逗笑了,几个人笑闹之间,温和的第一支歌也已经唱完了,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还有好几个女客人举着手机对着温和狂拍。
  “你哥这回也体验了一下当大明星的感觉。”
  温和回到桌上的时候,众人都开始吹起了彩虹屁,而且都是真情实感的那种。
  “我也是一时兴起,手痒了。”
  温和的专业不是学音乐的,但是他从小开始联系钢琴小提琴参加比赛都拿了很好的成绩,后来因为喜欢吉他就自学了,在大学的时候还组了摇滚乐队。
  “哇,真是没看出来啊,我觉得温大哥应该是那种很喜欢泡在图书馆看书的人哎,没想到年前的时候还是很热血的。”
  温和笑了下,以前好像确实挺热血的,也做了一些挺疯狂的事情,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诚然,温和一直接受的都是绅士教育,可能骨子里的教养让他自带一种谦谦公子的柔光滤镜。
  “你们不要被哥哥的外表欺骗了,他以前还是挺叛逆的,你们肯定看不出来他还跟别人打过架吧,不过大多时候也还是优秀范本啦!”
  温歆这边儿倒是毫不客气的开始爆料了,虽然总体来说温和从小到大也都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的范本。
  “你哥不要面子吗?”
  温和佯装生气的看着温歆,这丫头就知道拆台。不过想起当年的那件事情,现实回头看确实是挺幼稚的。不过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也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
  “哇,这点你跟容殷应该很有话题聊吧,他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啊。”
  提起这个话题,桑柠看着容殷,就算是到现在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嘛!
  “别,我可没有他这么会,我现在有的只有佩服。”
  温和举起酒杯跟容殷碰了一下,他已经闻到了浓浓的酸味,那肯定要趁机怼回去几句。
  “你就别谦虚了,你要是没两把刷子,能就这么抱得美人归吗?”
  温和看了眼桑柠,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哎哎,我说你们可别拿我打岔。这是你们男人直接的战争,不要误伤我们。”
  几人聊的正开心的时候,桑柠期待已久的烤鱼终于上来了,这色香味俱全的样子真的太诱人了吧。桑柠刚想开动,谁知道服务生又送来了一瓶红酒,容殷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有年份的勃良第红酒,这一支怎么说也得上万了。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好像没有点红酒。”
  桑柠叫住了服务生,不会是他们上错了吧?
  “你好小姐,这是那边的那位先生给你们这桌点的。”
  桑柠还很好奇,谁会点这么贵的酒送给他们,不会是偶遇粉丝吧,也不像哎如果是粉丝开始会上来要签名合影什么的吧。
  桑柠看了一圈,终于在他们这一桌的斜后方看见了那个人,大家都顺着视线看过去,只看见男人朝他们这边挥手示意了一下。
  “怎么会是他……”
  桑柠下意识的看向温歆,果然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她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
  “额,那个waiter 这瓶酒你退回去吧,我们不要,谢谢。”
  桑柠把就递了回去,也对着那边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坐了回来,没在跟他正脸。
  “奇奇怪怪,莫名其妙,在这里遇见他,真是浪费好心情。温歆,你没事吧?”
  桑柠看着温歆喜欢是有些走神,担心的问道
  “啊,我没事。”
  温和眼神里多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情绪,只是轻轻拍了拍温歆的肩膀。
  “不想吃的话,那我们就回去吧。”
  容殷看这场景,大概也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来头了。
  容殷叫了服务生去付钱,几个人正准备离开,那人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怎么我刚来你们就要走?大家好歹也算是朋友,容殷居然也在,这今天可是太巧了!”
  张显中拿着酒杯自顾自的跟容殷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丝毫不顾及场上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容殷也并没有搭理他。
  “尤其是温歆,老话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咱俩都……”
  张显中嘴角挑起一丝玩味的笑意看着温歆,
  桑柠感觉到温歆似乎有些微微发抖,就紧紧的拉住了她,这个张显中说话也太难听了吧?何必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羞辱温歆,失了风度。桑柠刚想开怼就被温和拦下来了,
  温和看着张显中,眼神里只有忍耐,他握紧自己的拳头,直到张显中说出这些难听的话,他彻底忍不下去了。
  “你这个混蛋!”
  一时之间,场面变得非常混乱,服务生看见这边有人打架了,也有纷纷跟了过来。容殷第一时间拉住了温和,然后让桑柠先带着温歆和安然出去。
  “你凭什么敢这么羞辱我妹妹?你凭什么!”
  温和这会儿是彻底红了眼,他一直在忍耐张显中这个人,可是今天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张秘书,你说你今天这样又何必?有些事情若要人不知的,除非己莫为!不要觉得你可以只手遮天。”
  容殷也是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怒火,只是客客气气的说了这些话,做到他那个位置上确实已经有了常人不能比拟的权利,但是能爬上去,就有可能会摔下来。
  张显中插掉了自己嘴角的血渍,脸上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他一直不明白,难道是他对温歆不够好吗?还是给她花的钱不够多,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当真不就没意思了吗?“这话容总说的严重了吧,我怎么有点听不白呢?我只是遇见旧人叙旧而已。”
  温和抬起头跟张显中直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