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要父皇?(高H)

作者:椰丝糖字数:6537更新时间:2021-05-29 15:55:21
  李珍珍很爱哭。
  也不怪,爱娇的女子大多如此,她被帝王宠了十多年。她的脸窝在父皇胸膛里,抽抽着哭。
  高潮余韵还未过,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而哭。
  李钺却是连连亲着她的脸蛋,轻声问她:“宝贝儿是在跟父皇撒娇呢?”
  李珍珍换了个方向继续哭,却也没有离开李钺的怀抱,她脑中,一片混乱。
  偏此时,李钺拿来一旁的明黄色帕子,在自己肉棒上一抹,贴在李珍珍耳边,叫她看:“珍珍看。”
  “这是什么呀。”李珍珍完全不通男女之事,哪怕她方才已是尝过其中滋味。
  “这是珍珍为父皇流的血。”
  “啊……”李珍珍依然不懂。
  李钺亲亲她的脸,将半软的肉棒又插进她的小穴里,珍珍“嗯啊”几声,紧紧贴住李钺。
  李钺此时无比感谢宛贵妃十五年前给他生下他的珍珍。
  “高盛。”他扬声叫人,珍珍吓得再往他怀里缩:“不要不要,呜呜呜呜……”
  “怕什么?”说话间,高盛已经进来了,李钺吩咐,“换了水,朕与珍珍沐浴,稍后回寝殿。”
  “是。”高总管亲手去换水,李珍珍面色通红地钻在李钺怀里,声儿都不敢出。
  李钺便趁机肏弄她,李珍珍又软了。
  李钺暗想,珍珍确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他虽说从不纵欲,毕竟是帝王,御女无数,从未见过珍珍这般的女子,纵情仿佛天赋,无邪与妩媚竟结于一体。
  李钺又在她身体抽插起来,李珍珍伸出手抱紧父皇劲瘦的腰,双眼迷离:“父皇,父皇……”
  高盛换好水,满头大汗地远远跪下,转身便要走。
  李钺边肏着珍珍,边道:“珍珍身子弱,多备几床被子。”
  “是。”高盛心想,他说对了吧,这龙床果然有女人要上了。
  李珍珍腻在父皇怀里,被肏弄得哼哼唧唧,也顾不上在意高盛了。没让她再高潮,差不多时,李钺抱着她进池子里,给她洗干净,再抱她出来。
  外面大雨已停,夜风习习,珍珍身子娇弱,觉着冷,李钺则将她抱得更紧些。回到寝殿后,床铺已铺好,李钺将李珍珍送到龙床上,给她裹严实了,他再叫高盛。
  高盛送了碗燕窝莲子羹进来。
  李钺从托盘里拿出碗,用勺子搅了搅,回头便对珍珍道:“乖乖,饿了一天了,吃点儿。”
  李珍珍的红唇不觉嘟起:“不吃,珍珍不爱吃。”
  “不吃也得吃,你饿了一日,什么也不吃,  怎行?”
  “不要吃……”珍珍原本的性子便是如此,娇娇弱弱,又有公主特有的小任性。
  高盛悄悄抬头看了眼,旁的妃嫔若是能爬上这张床怕是得高兴疯了吧,十一公主倒好,跟寻常床铺似的,还能这般使小性。
  不过,这明黄被褥包裹着,十一公主那是生得真好啊。
  难怪他们陛下……
  高盛走神的功夫,李钺已亲口含了去喂李珍珍,李珍珍到底被喂了半碗燕窝粥,随后便躲进被子里再不愿出来,也再不愿多吃一口。
  李钺轻声笑着,倒也不气,暂且放过她,将碗递给高盛。
  高盛带走碗,已做好准备继续听一晚上的妖精打架。
  他们陛下今年三十有五,本也就是最精壮的年纪呢。
  小公主刚吃到,哪能不吃个够。
  没料到,高盛失算了,当晚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李珍珍跪了一日,又被那般肏弄,还失了自己的处子之身,吃了半碗热热的燕窝粥后,便缩在被褥里立刻睡着了。
  李钺上床,睡梦中的珍珍回身扑到他怀中,恋恋喃喃道:“父皇……”宝贝女儿的唇瓣依然嫣红,谁能想到就是这样漂亮的小嘴吃了他?
  李钺尚未尽兴,瞧见宝贝娇娇的脸蛋与睡梦中的爱娇,到底只是低头亲吻她,将她搂到怀里,想着日后的安排,一同睡下了。
  这是他的宝贝,不是那些妃嫔,宝贝的身子最为要紧。
  寅时初,李钺便醒了。
  卯时上朝,他用膳上朝前,总要先练一套拳,再舞一套剑,这也是他自小养成的习惯。如李珍珍所感慨,李钺的确是一代明君,明君不仅体现在治国上,同样包括他的修身。
  只是今儿,到了时候,李钺准点睁眼时,怀中便是一团暖融融。李钺垂眸看怀里熟睡的珍珍,他那样疼珍珍,从前也常抱着女儿哄着睡的。
  那会儿,珍珍到底是他的女儿,他再宠爱,也不可能这般贴着身抱着小女儿睡。
  如今?
  如今,珍珍依然是他的宝贝女儿,却又不仅仅是宝贝女儿。
  这样的触感于李钺而言也很有些陌生,头一回,他醒来时,怀中竟不是空的。
  总是寒凉冷淡的帝王的眸子中现出几丝温情,龙床四角嵌了四颗夜明珠,那样温润的银色光芒,他的珍珍那样乖巧地睡在他怀中。
  少女嘴唇嫣红,微微嘟着嘴儿,脸颊微红,软软贴着他光裸的胸膛,眉眼生得清丽却又美艳。
  只不过,这美艳,只有他能瞧见。
  李钺低头又连连吻着珍珍,珍珍哼哼了几声,却未醒来,同样光裸的身子扭了扭,又把李钺撩拨得肉棒半硬。
  只他还需去练拳舞剑,他的小宝贝儿也还需歇歇。他恋恋不舍地松开珍珍,翻身就要起身下床。
  “父皇!”睡觉的珍珍忽然伸手抱住他的腰,他以为珍珍醒了,回头看去,珍珍却还在睡着,只是她抱住他的腰,口中喃喃般地呓语,“父皇不要走……父皇不要丢下珍珍……呜……父皇,父皇……”
  宝贝儿就连梦里都在害怕他走。
  珍珍额头上青紫一小团,那是先前磕头磕出来的,李钺自责,他又何必那样对待珍珍。珍珍不是他亲生女儿如何,珍珍又不能选择出生。
  他心疼地回头亲吻珍珍额头,小心翼翼,轻声道:“父皇不走,宝贝儿乖乖睡,父皇去上朝。下朝便回来……”
  “父皇不走,父皇不许走……”珍珍愈要往他怀中钻,迷迷瞪瞪地根本没听清李钺的话。她钻着钻着,两条腿也要往李钺身上贴,两条细嫩修长的腿贴着李钺的腿,小穴也贴在了李钺的肉棒上。
  李钺硬了。
  李钺深吸口气,还想走。
  李珍珍贴着他磨起来,睡梦中也在软软撒娇:“父皇不许走……”
  李钺硬粗的肉棒贴在她的穴上,李珍珍磨来磨去,花穴若有若无地不时来回摩擦肉棒。
  李珍珍不觉流出了水儿,水儿又沾湿李钺的肉棒。
  “父皇不走,不许走……嗯啊……”李珍珍舒服地哼唧,既不想让父皇走,也是因为觉出滋味儿,下意识地愈要贴着李钺的肉棒蹭,帐子里除了她细微撒娇呻吟的声音,便是她身下水儿湿哒哒的声音,
  李钺还如何走?
  李钺一只手搂住侧身蹭在他怀中珍珍的细腰,一边伸了手去摸珍珍的小骚穴。珍珍还不乐意了,哼哼着:“不走……不要,嗯……啊……父皇……”
  李钺咬着她的耳朵舔,手里磨着她的小花粒,问她:“珍珍是不是勾引父皇,嗯?”
  “啊……嗯,父皇父皇……呜……”
  父皇的手忽然不动了,珍珍自己摇着软软白白的身子,好让花穴去触摸父皇的手。她在睡梦中,下意识地做着这些。
  李钺昨晚的火本就没灭,还能让她这么磨?
  就着这个姿势,直接将肉棒挺进珍珍小逼里。
  “啊,啊……啊哈……”李珍珍直接爽得叫出声。
  李钺缓缓挺动,感受着珍珍体内的柔软与滚烫,舔着她的耳垂:“珍珍骚不骚?大早上地勾引父皇,嗯?”
  “啊,啊……”李珍珍缓缓醒来,感受身下肿胀与满足,父皇的肉棒一寸寸地进入,再出去,好舒服好舒服啊,她眼角落下眼泪,抬眼看李钺,“父皇……父皇……”
  李钺瞧不得她这副样子,只想把她肏坏,原本缓慢的节奏瞬时加快,他用力肏进去:“骚不骚?嗯?珍珍骚不骚?”
  “呜呜呜……父皇,父皇轻些……父皇……父皇啊……”李珍珍的柔软掌心贴在李钺的胸膛,因为太舒爽,下意识地去推李钺。
  李钺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啪嗒”,“小骚货,勾引父皇,还敢推父皇?不想让父皇肏?嗯?”,说着,“啪!,李钺又打一下李珍珍。
  “呜呜呜……”李珍珍正被肉棒肏到花心,颤抖呻吟道,“疼,疼,父皇不打,不打……呜呜呜……嗯啊……”
  “小骚货,不打?你爽得这般喊,下面将父皇咬得这么紧?不打?”李钺说罢,又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肉屁股。
  “父皇……”李珍珍贴在他胸前啜泣。
  “给不给父皇肏?嗯?”李钺却用上了更大的力气,更是连连拍打李珍珍许多下屁股。
  李珍珍哭喊:“呜呜呜,珍珍疼……父皇,珍珍疼……呜呜呜。”
  李钺又被她哭得心疼了,他收回拍打屁股的手,搂着珍珍的腰:“心肝儿,父皇怎会打你?嗯?父皇看看,是不是被打肿了。”
  说着,他便抱着李珍珍坐起身,李珍珍还没回过神来,李钺连肉棒都没拔出,直接将李珍珍转过去。
  李钺巨大的肉棒龟头在李珍珍小逼里磨擦,“啊!!”李珍珍爽得尖叫,直接高潮,背对着李钺,差点儿要往前栽去。
  她小逼里突然喷射水儿,喷在李钺的肉棒上。
  李钺喘了口气,抱住她的腰,再顶了顶她的小逼,说道:“宝贝儿就这样喜欢被父皇肏?一肏就没了,嗯?”
  “父皇…………”李珍珍在李钺掌心里渐渐颤抖,小穴里也太颤抖,夹得李钺更舒爽。
  李钺的一只手扶住她的腰,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腰往下滑去,滑到她的屁股上,他轻柔地摸了摸,那里已被他拍打得通红,在夜明珠柔和的光下却又那样美艳。
  他连连摸了好几下,看李珍珍的玉背,漂亮得像一尊玉葫芦,摸起来却还要甚过玉葫芦。
  他又往上顶弄李珍珍,李珍珍弯着腰:“父皇……父皇……”
  “告诉朕,父皇在干什么?”
  李珍珍摇头,不愿说。
  李钺再肏,肏得李珍珍浑身颤抖,李珍珍颤着声儿说:“父皇在肏珍珍。”
  “父皇肏得珍珍爽不爽?嗯?”
  李钺两只手捏着她的屁股,顶弄她,李珍珍声音如泣:“爽,好爽……啊,父皇……父皇……父皇肏得珍珍好爽……”
  颤抖着的李珍珍的玉背,越发美好,李钺忽然起身,跪坐在床上,将李珍珍往前推着,李珍珍跪在床上,双臂无力地撑着龙床,屁股高抬,李钺的肉棒始终没有拔出来。
  李钺自后肏她,一下又一下,李钺的手去摸着珍珍的小奶头,  他则是低头去亲吻珍珍的后背,吸吮着,吸出一个走又一个的印子。
  李珍珍的双腿撑不住了,双腿一软,趴在床上,只余蜜桃一样的屁股还高高翘着,两只软绵绵的小奶子压着李钺的手。
  李钺越发用力肏弄她,李珍珍侧脸贴在床上,哭:“不要,不要……父皇……珍珍要死了……不要……”
  李钺的手往下去摸她的花蒂,揉着碾着,沾了水儿去摸,李珍珍哭出眼泪:“父皇不要,不要这样对珍珍……啊……嗯啊……啊啊……父皇……不要……”
  李钺低头在李珍珍屁股上用力咬了口,李珍珍一颤,他忽然拔出肉棒。
  “嗯啊……啊?”李珍珍茫然地还没回过神。
  李钺双眼紧紧盯着她,口中却道:“珍珍既不要,父皇便去上朝。”
  “……”茫然的珍珍眨了眨眼,依然贴在床板上。
  李钺说着竟然真的翻身坐起来,伸手便要去揭开帐子。
  李珍珍哭起来,回眸看他,楚楚可怜。
  李钺的呼吸一顿,柔和的光芒下,他的小公主高高翘着小屁股,满身都是他留下的印子,甚至就连小逼口都在流着他的液体……李钺恨不得狠狠干进她的骚穴。
  他忍住了,冷静地看李珍珍。
  “父皇……”李珍珍委屈地哭,屁股还下意识地摇了摇。
  “什么事?”李钺声音冷漠。
  “珍珍……珍珍难受……”
  “珍珍不是不要父皇?”
  珍珍哭:“不是,不是……”
  “父皇走了。”
  珍珍害怕地撑着床板跪坐起来,哭着往李钺爬来:“父皇不要走……不要走……”
  “为何?”
  “呜呜呜……父皇,父皇……”李珍珍爬到李钺跟前,好怕他又像那日在关雎宫时弃她而去,如何叫,都叫不回头,她伸手要去抱李钺。
  李钺往后退了退,靠在床头,好整以暇地看她。
  李珍珍双手撑着床板哭泣,李钺差点儿又要忍不住。
  李珍珍抬手擦眼泪,李钺看不下去了,何苦这般欺负他的宝贝?
  李珍珍却忽然低头,用嘴含住了他的肉棒,李钺大惊,李珍珍将头埋在他的胯下,伸出舌头去舔肉棒顶端,甚至无师自通地侧头去舔李钺的肉棒,她上上下下地舔着。
  她要父皇干她,父皇这样也舒服,她把父皇伺候舒服了,父皇就不会赶她走了吧?
  李珍珍舔着,再去吸吮他的龟头,仰头看李钺,肉棒还在嘴里,怯怯问:“父皇舒服嘛…………”
  李钺不说话,李珍珍埋头将肉棒含进嘴里用舌头舔,李钺爽得终于忍不住在她嘴里抽查,李珍珍软软的小手上下摸着他的肉棒,口中呻吟出声。
  她仅仅是这般舔着父皇的肉棒,下面便又流出许多水,她没力气了,真的没了。
  她松开肉棒,唇瓣儿贴着肉棒,迷蒙看向李钺:“父皇,珍珍好难受……好难受……”
  “父皇教过你的。”
  “父皇肏肏珍珍……嗯……父皇……呜呜呜……”
  “你又不喜欢父皇肏你。”
  珍珍摇头:“珍珍喜欢,珍珍喜欢……”
  “宝贝儿自己来。”
  珍珍一愣,低头看看肉棒,似乎有些不明白。
  李钺诱哄:“心肝儿坐上来,坐到父皇身上来。”
  珍珍眨眨眼,李钺以为她还没明白的时候,她撑着床缓缓起身。龙床十分大,珍珍小小的站在床上,头离床顶还有很多距离。
  李钺双眼微微眯起,欣赏地看着他的宝贝,这样漂亮,他很好奇,他的宝贝会如何做。
  珍珍不过停顿一会儿,抬脚往他走来,走到李钺身前,她双腿叉开,双腿叉在李钺身子两侧,她低头看高高挺立的肉棒,脸蛋红而烫,她缓缓往下坐。
  小穴的口抵到父皇的肉棒,“啊……嗯……”,珍珍有些蹲不稳了,她还不知道要靠手扶稳才能坐上去,她来回晃动着,肉棒顶端磨过她的花蒂,磨过她的花唇,磨过她的逼口,就是没法插进去,她的小逼实在太多水,太滑。
  可是这样也好舒服,她不由更快地晃着自己的身子。却又远远不够,她要更舒服,“嗯啊……好舒服,父皇……父皇的肉棒在磨珍珍的骚豆豆……磨珍珍的骚穴……父皇,父皇……啊……珍珍要父皇肏,要父皇干……呜呜呜……”
  “乖乖用手。”李钺压着声音提醒她,不放过她每一个为自己发骚着迷的瞬间。
  李珍珍迷茫地伸手去摸父皇的肉棒,下意识地对着再坐下去,竟然就真的插了进去。
  父皇的肉棒那样巨大,那样烫,那样硬,刚肏进去,珍珍就爽得全身酸软,腿软,直接坐到父皇的肉棒上。
  父皇的肉棒尽根而入,擦过她的内壁,插进子宫口。
  珍珍颤抖着直接到了高潮。
  她在父皇怀中大哭:“珍珍要死了……珍珍要死了……父皇父皇……父皇……啊啊啊……父皇……”
  李钺终于抱住她的肉屁股,往上肏她,李珍珍已彻底崩溃,不知廉耻为何物,身体被父皇的肉棒牵引,大声呻吟:“父皇肏珍珍……珍珍好舒服啊……珍珍被父皇肏得好舒服……父皇,夫君……夫君……肏珍珍……”
  听到“夫君”二字,李钺的脑袋也是一白。
  他在往上看着珍珍的脸,珍珍漂亮的小舌头伸出嘴外,闭着眼疯狂呻吟:“父皇好硬,父皇……珍珍好喜欢被你肏,夫君夫君……”
  “珍珍骚不骚?骚不骚?”
  “骚……珍珍骚……”
  “珍珍骚给谁看,嗯?”
  “珍珍骚给父皇看……珍珍骚给夫君看……珍珍是父皇的小骚货……啊!父皇快些,快些肏珍珍……父皇,父皇……父皇啊啊啊,再狠些吧,把珍珍肏坏吧…………”
  李钺再去拍打她的肉和屁股,“啪啪啪”的拍打声里,还有李钺肏干李珍珍的撞击声与水声,都比不过李珍珍的呻吟声,珍珍抱紧父皇的脖颈,夹着小逼,流着口水道:“珍珍夹紧小逼给夫君肏……父皇天天肏珍珍好不好,好不好……父皇好不好……啊,嗯啊……啊……珍珍好爽……父皇越来越烫了……父皇好硬好硬……父皇……父皇……父皇…………”
  李钺将李珍珍按在怀里不许动,用力肏干,在她耳边用同样迷乱的声音说:“要父皇射在哪里?嗯?”
  李珍珍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只是张着嘴儿流着口水。
  李钺用力打她屁股:“骚货,告诉夫君,射在哪儿,嗯?”
  “父皇射给珍珍,射到珍珍肚子里……父皇,嗯……父皇……父皇……”
  “宝贝,朕的娇娇宝贝,父皇射给你,射得宝贝儿小肚子满满的……”
  李珍珍被烫得仿佛要死了:“啊……父皇……父皇……”
  李钺将龙精全部射进李珍珍的身体里。
  李珍珍立刻软倒,李钺拔出肉棒,递到李珍珍嘴边。
  李珍珍檀口微张,含住肉棒,“嗯啊”着舔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