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56)

作者:青山荒野字数:5180更新时间:2022-10-04 01:13:33
  巧了嘿,江旭撞上的车,竟然是他爸妈的?
  江旭这会儿紧紧牵着范一的手,在薛父薛母面前道歉,态度特别好特别乖巧。
  江旭和薛清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兄弟,薛父薛母当然认识江旭。两人在江旭和范一身上绕了一圈,笑呵呵的,气氛看上去还挺和谐的。
  薛清看了一会儿,算是看明白了。
  就因为太熟,虽然人和车都没什么事儿,但江旭就是非要赔偿薛父薛母,非要请两人吃饭,非要让两人去医院做检查才发现,他家爸妈都快被江旭给烦死了。
  薛清挤出人群,拽了下江旭,哎,你这人真烦,走走走,我跟卿哥都照过来了,你们还在这儿聊,边儿去。拖车电话打了没?保险电话打了没?修车电话打了没?
  小清,你怎么来了?薛父薛母看见薛清很惊讶。
  薛清指了指江旭和范一,我来找他们来着,爸妈,正好,待会儿一块儿吃饭呗?
  范一红着脸,不安的看向薛清。
  薛清赶紧介绍,这是我爸妈。爸妈,这是范一,江旭女朋友,唱歌特别好听的一好女孩儿。
  薛母笑了笑,眼神重新回到范一的身上。
  今天范一化了点儿淡妆,温婉恬静的模样,还别说,乍一看和薛母年轻的时候有些相似。
  平时不觉得,今天站一块儿薛清好好对比着多看了几眼,惊呆了。
  薛清拽了下江旭,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那什么,我怎么觉得范一和我妈长这么像呢?
  江旭忍不住也多看了几眼,小声回他,还别说,这么看真有点儿像。
  薛清和沈卿也过来,周围围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些认出了范一,有些认出了薛清和沈卿,一时之间场面还有点儿混乱。于是,薛父被留下来善后,薛母和江旭、范一上了沈卿的车。
  范一和薛母很投缘,第一次见面,就熟稔的聊起了家常。
  去餐厅的路上,薛清坐在副驾驶频频回头,打量范一和自家母亲,心里越发有种猜想。
  他没由来的喜欢范一,起初还以为是因为范一唱歌好听,性格也好,看上去乖巧,可现在想想,唱歌好听的人他也见过不少,漂亮的人更是多了,性格好不好反正第一次见面不太熟悉的时候对谁都一样客气,可范一就不一样,就觉得她乖巧得令人心疼,可爱得不行,哪儿哪儿都好,谁都不能诋毁。为什么啊?
  没由来的喜欢,以至于江旭都老问他是不是要变直了,总得有个理由吧。说不定这是血缘的召唤?
  薛清突然清了下嗓子,叫住了范一,刚想问她一些私事儿,就被范一的手机铃声给打断。
  看见手机屏幕时,范一的脸色有了变化,接通电话的声音很是无奈。
  妈。
  小一啊,不好意思啊,妈又来找你了。你知道你弟弟这个病总是得复查总是得花钱,如果能一次性根治,妈也不愿意老是老找你的。
  范一悄声叹了口气,我知道的。弟弟这次需要多少?
  十万就够了。真是抱歉啊,我们都是农村家庭,没有什么赚钱的本事,多亏了你啊,能赚钱帮着家里,爸妈真的很感谢你。
  是我应该做的。我现在不太方便,晚些我给您转过去。
  好,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最近总是在电视上看到你,赚钱很重要,但是也别太辛苦了,还是要注意多休息。
  我知道了,妈,谢谢您。
  范一挂了电话,朝薛母歉意的笑了笑。
  薛母挑眉,似乎想问,又碍于在场人很多,身份也不合适,话到了嘴边没说出口。
  薛清看向沈卿,拼命使小眼神儿。
  沈卿侧目,点了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范一的事儿,江旭最清楚。对于范一的家庭情况,江旭也了解过一些。到了餐厅,下了车,江旭有意和范一走在最后面,小声问她什么情况。
  范一对江旭还是有所隐瞒,毕竟这种事儿也不好到处说,只是随口说了句,没什么,弟弟的病又复发了。
  啊?你弟弟那是什么毛病啊?不能根治吗?总是这么复发很伤身体的吧?
  范一摇了摇头,没说话。
  对于弟弟的病,她只是听说是个很麻烦的病,会复发,每次复发后都要去医院住一段时间,花很多钱。具体的养父母没说详细,她也不好问。
  江旭见范一不想说,本来也不想追问的,但是想想之前那个刘青池的养父母,他担心范一的养父母会对她不好,犹豫了下,还是选择问出口。
  他们找你要钱吗?要多少?
  范一苦笑,旭哥,别问了好不好?
  江旭笑了下,我就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我也认识几个医生朋友,要是你弟弟的病很麻烦的话,我可以联系那几个医生朋友帮忙看看,转到权位的大医院做个全面详细的检查再说。而且钱的话你之前不是把卡交给我了么,我拿了一部分给你建了个账户理财来着,需要多少,我得提前申请取出来。
  范一不太懂理财方面的事,确认了关系之后,就把卡都交给了江旭管理。
  听江旭这么一说,范一低着脑袋,老老实实的说,需要十万,可、可以尽快取出来吗?
  十万啊江旭的眼珠转了一圈,有点儿困难,可能暂时只能取出五万,什么时候需要?
  我和妈说,今晚打给她范一的声音越来越小,就像做错了事似的。
  江旭心疼死了,赶紧搂着范一的肩膀说,没事儿,我想想办法,这事儿怪我,大部分都给弄进理财里去了,没想着要急用。这样吧,这事儿你别管了,把阿姨的账户给我,我找找人给我凑一凑,我转给她。
  不好意思,旭哥
  哎哟卧槽,心疼死了!
  范一越道歉,江旭心里越难受。
  就十万块而已,范一也不说让他拿,他一个当老板的,能拿不出十万块?确认关系就上交工资卡,要账户就给账户,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相信他啊?相信就算了,就十万块都不找他要!幸好他不是个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养了个什么毛病,到了块完结的时候更新就慢了
  第81章
  江旭陪着范一, 寸步不离,亲自拜访范一养父母的任务就交给了最近比较清闲的薛清身上。
  薛清清闲没什么事儿,不代表沈卿也是, 沈卿这会儿除了战队的事儿之外还有别的事儿, 暂时离不开, 薛清买好了票要走的时候, 沈卿万般不舍,抱着薛清一直不肯撒手, 那黏糊劲儿薛清都有些害臊。
  笑骂他,沈卿,你羞不羞?多大的人了,面瘫脸跟我撒娇可还行?你这队长的威严还要不要了?
  沈卿抱着薛清在房间的小沙发上坐下,让薛清坐在他的大腿上, 脑袋埋在薛清的颈窝处。
  阿清,快点儿回来。
  薛清挠了挠下巴, 上次我就想问了,怎么只是小小离开一会儿,你总要弄得我像是要离开很久似的?
  沈卿侧头张嘴,啃薛清的脖子, 含糊不清的说, 一分钟也不想让你离开我。
  薛清震惊,你、你ooc了知道吗?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人设吗?高冷禁欲面瘫你还记得吗沈队长?你说这么肉麻的话,合适吗?啊?
  沈卿坐直身子,瞪他, 嘴唇紧抿着不说话了, 那种三分冷漠三分气恼四分欲言又止的小模样儿,让薛清产生了一种他做错了事儿的错觉。
  薛清拍拍沈卿的肩膀, 好啦,我就是代替江旭拜访一下范一的养父母,用不着多长时间,你先把你的手松开行不?
  沈卿松了手,看薛清收拾东西,心情不怎么舒畅。
  他已经恨不得把薛清绑在身边,每时每分每秒无论做什么都不离开,但是薛清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薛清的手机响了,回头看了眼沈卿,你等下哈,江旭的电话。
  嗯。
  薛清的旅行包大开着,人跑去了旁边坐着接电话。沈卿看着薛清的旅行包好一会儿,视线在薛清的背影上停留了一下,落回旅行包上。
  然后,拿出了薛清放进去的衣物,放回衣柜里。又轻手轻脚的去了自己的房间,拿了几件他平时很喜欢穿的T恤裤子,叠好放薛清的包里。脑子里想到薛清穿着他的衣服裤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又气又无可奈何只能继续穿着,嗯,很满意了。
  沈卿蹲在衣柜前看了一会儿,挑了几条他喜欢看的内裤,用袋子放好塞旅行包里,又替薛清收了些日用品,合上了旅行包。
  正好,薛清打完了电话回来,看见收拾好的旅行包,愣了下,哎,你帮我收好了?
  嗯。
  谢啦。薛清也没再打开旅行包,拎手里掂了掂重量,笑道,嘴上说着肉麻的话,我看你这不是挺盼着我赶紧走嘛。怎么的,人都说男人需要自由空间,你是不是可高兴我走几天?
  沈卿嘴唇微动,没有。
  嘴上说着没有,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薛清亲亲沈卿,算是安抚他,背着旅行包走了。
  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包里背着的,全特么是沈卿的东西!
  *
  薛清按照联络时得知的地址,找到了范一养父母的家。
  他们住在一个小镇子上,房子很旧很小,见面的时候,这一家三口的身型和脸色,把薛清看愣了。
  开口就要十万的人,他和江旭一开始都以为范一是被骗了,所以立马就以当面给钱为借口找过来,没想到是真的。
  他说自己是范一的经纪人,因为范一现在不方便所以他拿着现金送过来,养父母没有怀疑。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之后,薛清绕着话慢慢进入了正题。
  这个小弟弟的病情远比他们猜想的还要严重,甚至比养父母告诉范一的更加严重。
  在养父母口中,小弟弟的病只是偶尔复发,但其实,小弟弟是糖尿病,前几年还通过每天注射针剂来维持身体的健康,今年突然检查出来肾病。
  薛清问,这些为什么没有直接和范一说?
  养父母拿着检查报告,愁眉苦脸,肾透析需要很多钱啊,而且这种病又治不好,要是和小一说了,小一肯定会把她手头上能动的钱都给我们,这哪儿敢说啊!
  都到肾透析的地步了?
  薛清又拿着报告过来看了一眼,明白了范一养父母的用意。
  糖尿病没得治,小弟弟现在的情况已经是糖尿病引发的并发症尿毒症,早期因为没钱,没有花什么钱控制病情,以至于后来严重到这个地步。肾病后期治疗也只是延长活着的时间,这是个无底洞,不停往里面花钱治疗这个小弟弟,但是最后能活多久谁都不能确定,已经很严重了。
  范一早早的就离开家,出来独立生活,养父母其实也是被逼无奈只能找范一借钱,延长自己儿子的命,但他们其实也知道范一在外打拼不容易,没法儿总舔着脸要钱。
  养父母说,他们其实都有在打工,但是因为这位小弟弟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他们打工的钱远远不够治疗的钱。
  薛清二话没说,立马把钱给了养父母,还陪同一起去了医院。
  小弟弟现在已经瘦得不成样儿了,被养父扶着进医院的时候,那模样儿看着惹人心疼。
  在他们三人和医生交涉的时候,薛清偷偷给陈迅打了个电话。陈迅是医生,对这方面肯定比他了解得多多了。
  经过陈迅找几个医生同事询问,薛清也了解了一些。
  没等那一家三口出来,薛清直接去找了医生,当着他们的面问,如果钱方面没有问题的话,可以换肾吗?现在有合适的肾吗?
  医生肯定是了解到他们家的家庭情况,知道高昂的费用肯定支付不起,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延续小弟弟的生命,才会在薛清提出换肾的时候惊讶的吧。
  养父母赶紧说,不了不了,换肾的费用太高昂,我们已经卖了房子和老家的地,真的支付不起了。
  没事儿,范小姐今年赚了挺多的,我刚刚和范小姐沟通了,这笔钱范小姐说没有问题的,只要可以找到匹配的肾,治疗的费用她可以承担,没有问题的,叔叔阿姨你们就放心吧。
  你不是答应了我们不告诉她的!养父母急了。
  薛清赶紧说,这事儿挺大的,我只是范小姐的助理,范小姐和叔叔阿姨之间的中间人,因为范小姐最近很忙真的抽不出时间回来所以由我来当这个中间人,具体的情况我既然得知了,自然要转告给范小姐。叔叔阿姨不用担心,范小姐说,她这几年也是有一些积蓄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弟弟如今都这样儿了,她这个当姐姐的肯定不能不管不顾啊!
  薛清和医生沟通,得知其实已经找到了可以和小弟弟匹配的**,只是因为考虑到家庭情况,他们也都还在想其它的方法,既然现在资金没有问题了,他们可以尽快安排手术。
  薛清先交了一笔钱,悄悄和医生说,之后如果有费用上的问题,直接联络他就可以,只要能确保换肾手术没有问题就行,这才离开。
  这事儿一天还结束不了,当晚,薛清找了个医院附近的酒店住下,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和沈卿说了这事儿。
  等再晚一点儿了,范一睡下、江旭有了时间,薛清才和江旭通电话,把今天的事儿详细告诉了他。
  江旭立刻拍拍胸脯,费用我承担!叔叔阿姨好歹也把我家一一养大,我家一一能这么好,都是叔叔阿姨教育得好,养育之恩必须得报!不过这事儿你也别和一一说,我怕她担心。你是不知道啊,你今天和我说了之后,我现在一看到一一拿手机我就慌,就怕一一和他们打电话,不小心知道这事儿,一一肯定要担心的。我家一一那么善良,唉
  您脑子没问题吧?薛清语气嫌弃,我是以范一的助理来找的他们,今天把钱交了,也是说的范一的钱,今后这事儿肯定是要让范一知道的。叔叔阿姨不说情有可原,觉得没对人多好,拿人这么多钱过意不去,那是人家朴实老实。你凭什么瞒人家啊?再说了,养育之恩要报也是人范一报,就算你俩在一起了,有事儿你也不能代替人家吧,少说些废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