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台观火

作者:林泉子字数:3509更新时间:2022-10-06 18:44:32
  叮叮叮叮叮——
  不等菈雅出手,她的身前便浮现轻薄坚硬的冰壳,淬了毒的薄刃被弹飞出去,插在地上。
  是周执彧的异能。
  “别闹了,钟铃。我不会跟你走的。”
  周执彧不忍地闭上了眼。
  他想起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诅咒:
  周家人注定为爱人背叛主君,身败名裂。
  他本以为能逃过的。
  只要改变家族的想法、只要他向所爱之人效忠,让爱与忠诚聚集于一人之上。
  只要他真的去爱了、去做了……
  他本以为能逃过的。
  但是,终究没有。
  直到遇见了他的主,他才明白何谓宿命。
  那是源自灵魂深处的慑服,让人完全无法抵抗地归顺于她——
  周执彧也不想抵抗。
  她就像是光,谁能抵御刻在本能里的趋光性呢?
  或许他此生唯一的意义,便是得入麾下。
  菈雅震惊了。
  不是,明明聊得好好的,代价也谈妥了,怎么这位女壮士突然又喊打喊杀?
  这个人是不是不吃交涉技能的啊?还是她交涉技能失灵了?
  菈雅开始自我怀疑,但还是试着在不崩设定的前提下解释。
  【代价是因、是果,是不可违抗。】
  ……解释了个寂寞。
  菈雅有点崩溃,当初为啥要给自己立这么个人设?
  哦,好像是为了少解释点东西。
  那没事了.jpg
  钟铃双眼赤红含泪,“我最后再问一遍,你跟不跟我走?”
  “不。”周执彧低着头不去看她,“我不能离开我主。”
  “哼,哈哈哈哈……”抹去眼下的泪,女人狠狠道,“你不走,我走!”
  她从一旁的尸体堆中扶起一架摩托,翻身跨了上去。
  只为她所有的……爱人啊。
  “等我,总有一天我会来接你的。”
  摩托渐行渐远,周执彧看着夜色下远去的光点,微微失神。
  菈雅散去了周身的光芒,在自己人面前并不需要伪饰。
  她站在周执彧身旁,提供无声的陪伴。
  远处的火光无休无止。
  正常火焰无法做到如此持久的燃烧。
  菈雅知道,那其中绝大部分源自乌洛波洛斯的异能。
  ——伤人伤己的朱红火焰。
  忧郁、厌世,以一种与热烈完全相反的方式燃烧。
  和他本人同样的气质。
  临行前,菈雅给他塞了一大包火焰抗性之戒。
  为了防止乌洛自我为难,她特意强调:
  “没有必要伤害自己。如果你愿意,任何人都可以拒绝。”
  虽然行动前是这么叮嘱的……总觉得乌洛不会听啊。
  被布置任务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跃跃欲试的样子让人看着肝疼。
  你是要带头内卷么,bro?
  想到这,菈雅忍不住叹气。
  身边人忧郁的叹息让周执彧回过神来。
  “您不必为我感到惋惜。”他诚心宽慰,“钟铃虽然任性,却也不失善良,等她想开就好了。”
  你误会了,不是在叹你。
  ……还有,什么叫‘不失善良’?
  菈雅在心里咆哮。
  恋爱滤镜打得也太厚了!那位女壮士根本就是善良的反义词好吧!
  心累的菈雅转换了话题。
  “算了,先不提那个。把它戴上。”
  接过她扔过来的小物件,周执彧打量了一下,这是一枚嵌着红色宝石的戒指。
  宝石中流转着赤金色的光芒,像是囚禁在晶石中的火。
  套在中指上的那一瞬间,戒指亮了一下,调整成为舒适贴合的形态。
  【戒指-火焰抗性之戒】
  “这是?”
  菈雅示意周执彧去看远方的火光。
  “入场券,vip观影席。”
  “呼、呼、……”少年克制而痛苦的喘息。
  这是地狱吧。
  “咔哒、咔——嘭!!”变形的房板塌了一角。
  这一定是地狱……
  “嘶嘶、嘶嘶...”
  氧气稀薄,堆积在角落还未清运的垃圾们不完全地燃烧,散发出呛人的黑烟。
  谁来救救他!
  “可恶!咳咳咳咳咳……”
  少年终于下到一楼,冲向门口,却被毒气与热浪逼退。
  手臂被燎到,泛红的皮肉灼灼地痛,绑在上面的红色臂巾被烧掉了一角。
  那是曾经他所骄傲、珍惜的,所谓“强者”的证明。
  一切终究敌不过火焰。
  对于这无情的高温等离子态来说,文明所创造的一切,不过是终将变为灰烬的燃料。
  少年已经顾不上这些,他必须要离开这里!
  他四下张望,想要找到一些可用的东西。
  “等你很久了。”
  少年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压抑的声音。
  他忙转头看去,一位身着黑红色礼服的男人正等在那里。
  他面色苍白,神情阴郁,以一种不符合常识的姿态倚着热浪,脚下是一个盛满水的大缸。
  “你要出去吗?这恐怕不行。”
  炽热的气流刮过,吹起斗篷暗绯色的内衬,却不伤男人分毫。
  保持着礼貌的平衡,他就像一只停在缸沿上取水的鸟。
  “咳咳、水!”见到水,少年的眼睛都亮了。
  他激动地扑过去,却被突然袭来的热浪逼退。
  “不可以,你还没有通过试炼。”
  单手挥退缠绕周身的火焰,男人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少年,突然笑了笑。
  “我知道你,阿鸦。这些红臂章里,你是最小的那个。”
  “……你说什么?”
  带着烧焦塑料颗粒的黑烟熏得阿鸦睁不开眼。
  他用衣摆捂着口鼻,艰难地说,“给我水!出去再说!你想死吗?”
  他并没有认出眼前的男人是谁。
  乌洛波洛斯笑得古怪。
  的确,连他本人也快要认不出自己了。
  当他望向镜子,那个沉郁苍白的镜像俊美得不似真人,对着自己冷淡地笑着。
  相同的脸,却精致了无数倍。
  ——这是他的神降下的恩宠。
  “你值得最好的。”他的神这样说。
  但他不这么认为……他不配。
  过往的肮脏像是烙在他的身上,他更愿意作为工具被使用,这样至少不会玷污她的无瑕。
  以工具自居的男人就这么看着阿鸦一次次冲过来,又一次次被热浪逼退。
  钢筋因灼烧而变形,楼板开始变形、坍塌。
  大开的门带来了最好的助燃剂:氧气。
  阿鸦身上的皮肤和衣服被熨烫在一起。
  他想要嘶吼,但在这滚滚浓烟中,他完全说不出话。
  “救我。”
  先是弯腰,然后是下蹲,最后是匍匐……
  “救我……”
  炙热的水泥地面像是煎板,阿鸦每爬一步,都有皮和肉粘连在地上。
  “救我啊……!!!”
  乌洛波洛斯轻巧地从缸沿上跃下,小踱两步,站在阿鸦身前,欠身行礼。
  “决定你是否得救的,不是我,而是他们。”
  黑红色的斗篷如同幕布般扬起。
  火墙散去,站在那之后的,是聚集点食物链的最底层——
  那些被欺凌、被压迫、被折磨的普通人。
  墙与墙之间被打通,上百人聚集于此。
  他们衣衫褴褛,烟灰浊雾染黑了他们的脸和手臂。
  火焰在他们身上烧灼,却没有人因此受伤。
  在他们手上闪烁的,是嵌着红宝石的银色戒指。
  立于火海之中,乌洛波洛斯苍白的脸上映出病态的红。
  “宽恕或是处决,表决吧。”
  他蹲下来,伸手抬起阿鸦血肉模糊的脸。
  “只要有一个人举手,你就能活下来。”
  意识恍惚,阿鸦勉力用模糊的视线看过去。
  烟雾覆盖了不重要的一切,细节逐渐从那张苍白俊美的脸上褪去,阿鸦震惊地睁大了眼。
  “……是你!”
  乌洛波洛斯满意地笑了。
  “嗯,是我。对地狱还满意吗?”
  “哥、哥你救救我……”阿鸦挣扎着抓住他的裤脚,“我不想死……”
  “哦?你要说服我吗?说服我宽恕你?”乌洛波洛斯好笑地问。
  阿鸦咬牙,“我给你偷过烟,帮你藏过酒,哥,你救我这一……啊!!!”
  泛着光的暗色皮鞋踩上了那只手,狠狠地碾了下去。
  乌洛波洛斯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叛徒。”
  “是你害死了那些孩子。他们本可以逃走的。”
  冰凉的手背覆上双眼,乌洛波洛斯叹息。
  “我早该想到的……”
  “装作新人混入其中,实则做红臂巾的眼线,通风报信……这是你的拿手好戏。”
  他语气转冷。
  “只不过这次,你用这招对付我。”
  灰色的人群沉默地站在他身后,没有人为阿鸦说话。
  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为红臂巾失去了财产、尊严、亲人。
  而那些失去了生命的已经无法站在这里了。
  赤金色的火焰如同江流般涌出,这里瞬间如同熔烧罪人的炼狱。
  乌洛波洛斯立于火中,轻声唱诵:
  “凡信的都必得救。”
  “见证吧,获救的资格便在其中。”
  “此为审判之刻。”
  星空如同画布,映衬着立于钟塔顶端的两人。
  火焰构成的舞台上,是名为复生结社的剧目。
  “真美。”
  她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