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1坐脸舔穴强制H

作者:不是又一字数:3237更新时间:2022-10-04 18:32:53
  南方夏季熟悉的气味与蝉鸣一同到来。
  为了避开他的父母,从假期一开始,顾决就带着她住到江边的别墅。
  深夜还不困。
  顾决趴在她腿心,手指轻轻掰开两瓣阴唇,藏在里面的穴肉由于做了太多次而充血泛出淫靡的红肿。
  “不能再做了。”
  “哥哥把我肏坏了。”她躲进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口。
  顾决的身体僵了一瞬,愧疚得说不出话来。
  可第二天睡醒。
  顾决睁开眼,裴嘉茉已经脱光了衣服钻进他怀里,少女微凉的躯体刚贴过来,晨勃的性器就猛跳一下,隔着睡裤顶在她小腹上。
  她俯下身从他的腰侧开始亲吻。
  藏在被子里的气息一路向上拂到颈窝,她探出头来,小小的一张脸被闷得红红的。
  顾决哑声笑着,手掌摸到她光裸的大腿,想要往深处探进,却发现她已经起身,跨坐在他身上,薄被从她的背脊滑落,露出少女丰腴的胸乳和细软腰肢。
  “下面还痛么?”
  停留在她大腿内侧的手掌被她推开,下一秒女孩撅着屁股,肆无忌惮地骑到他脸上。
  嫩穴离他的鼻尖只有一点点距离。
  她垂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哥哥看看不就知道了。”
  顾决怔住,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失措起来。
  怎么……
  怎么有那么多花样啊?
  “我看不清……”喉结艰涩地滚动两下,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只晓得鼻息喷到她的软穴上,混合着她体内香甜的气味。
  “哥哥像昨晚那样帮我检查好不好?”
  他停了半晌才说好。
  颤着手轻轻掰开两瓣嫩软的阴唇。
  只看了一眼,浑身的血气翻涌到头顶。
  昨晚还红肿淫靡的小穴今早就已经恢复如常了,稀疏的绒毛布在白软的阴阜上,湿漉漉的肉缝被掰开了,露出里面一颗圆润肿胀的小珍珠,还有两瓣他从前没有注意到的小阴唇。像小蝴蝶的翅膀,藏在白腴的包子穴里。
  女孩撑着床头,乳肉微微晃动着,故意问道:“好点了么?”
  感到羞耻的人竟变成了他。
  “好像好些了……”
  “好像?”她应该是生气了,向后撤了点,躲开他的触碰,“你都没认真看。”
  “看了,宝贝,我看了。”手掌挡在她臀后,将人拉回到原来的位置。炙热的喘息一下子就钻进了她的私处。
  是软厚的舌,含住她的嫩穴,钻进肉缝间舔弄。
  激烈的快意瞬间让她失了力,整个人坐到他脸上,鼻尖擦过阴蒂,她失声叫出来:“顾决!不是这样……啊啊……不要舔……”
  他按着她的腰,舌尖往更深处探进。鼻息都埋在嫩屄里,听不见她哀软的诉求,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往里顶肏,卖力舔弄着娇嫩的肉壁。
  失去了上位者的掌控权。裴嘉茉想挣开他的束缚,却发现在绝对力量面前,她的反抗起不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她原本只是想用湿透的私处去蹭他的下巴和嘴唇,想看他潮红着脸喘息粗重又不敢和她生气的模样。拥有着最凶悍的外表和最强烈的羞耻心的顾决才是她最想看到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他按在脸上,用湿热的唇舌淫玩碾磨下体。
  “啊啊啊……不要吸……呜—— 你,你在吸什么啊……”
  顾决急不可耐地舔吸着阴蒂。
  像条被主人饿了好几天的大型犬。
  裴嘉茉彻底放弃反抗,腿心颤抖着坐在他脸上。
  整个湿透了的小穴贴到他的唇舌上,迎来更深地碾磨。
  不明白他怎么可以连舌头都那么有力气……
  都不会累的么?
  腰肢渐渐开始酸麻,裴嘉茉只好伏在床头。
  空气中散发出浓郁的荷尔蒙气息。和以往每一次都不同的是,他不再温柔了,取而代之的是蛮横的,强硬的,带有不可拒绝意味的侵略性,她想,这或许就是他的本质。
  在她破碎的呻吟中,顾决的舌头从穴道中退出来,开始拨弄藏在穴口的两瓣小小阴唇,激烈地来回舔舐。
  身下积聚的快感越来越强,淫水失控地飙射出来,意识到她获得了高潮,他渐渐松开了禁锢她的双手。
  就在大脑空白的某个瞬间,一种极具陌生的酸胀感猛地从身下激涌出来,裴嘉茉骤然回过神,她知道那不是潮吹。
  浑身的气血都凝滞住了。
  不,不可以这样。
  她就快哭了,强忍着从他的身上爬下来。一路跌跌撞撞地跑进浴室。
  顾决还没意识过来,门就砰地一声被关上。
  随后就被锁住。
  他跟过去。
  拧了两下门把手。又开始敲门。
  “怎么了?”
  “是我弄痛你了么?”
  “宝贝……不要锁门好不好?”
  门内,淅淅沥沥的水声淌出来。
  终于,她应了一句:“……你走开,不要进来……”
  她都不喊他哥哥了。
  顾决心里难受得厉害。
  转身就去拿备用钥匙。
  强制将门打开。
  眼前的一幕让他心口狠狠一颤。
  浑身光裸的女孩蜷坐在马桶上,低着头。
  背脊弓出瘦削的线条,双腿紧紧并在一起。
  身下的水声还在继续。
  意识到他进来了,她甚至都不敢抬头。
  顾决不知所措地蹲在她面前。
  透过她腿间的细缝还能看见那软白可爱的阴阜在一缩一缩地轻颤着。
  “嘉茉。”他喊她的名字。她却不敢看他。雪白的小脸憋得通红。
  “宝贝……”
  终于,水声停住了。
  裴嘉茉却呜地一声哭出来。
  顾决揽过她的身体,轻轻抱在怀里,“怎么了?不喜欢刚刚那样么?我…我以为你想要我帮你舔的。
  她将脸藏在他颈窝里,断断续续地抽泣着,“不是的,都是我不好……我刚刚……差点就没有忍住。”
  没忍住什么?
  抱着她微颤的身体,顾决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心疼得更厉害了。
  小心拍抚着她的肩背:“没事,我不在乎的,没有忍住就没有忍住。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忍啊?”
  她摇摇头,哽咽道:“好脏……”
  顾决轻轻吻着她的面颊:“不脏的,一点都不脏。” 他常常苦恼于在裴嘉茉面前拙于言辞,在她需要被哄的时候,他就只能反复说一些没用的话。
  她渐渐止住哭声,只埋在他颈间小声地抽噎:“哥哥……对不起,我下次不会那样了。”
  在性事中失去掌控权和高潮到即将失禁的时候她都没有要哭的。
  但是刚刚顾决一推门进来,叫她名字,叫她宝贝的时候,她就忍不住要掉眼泪了。
  裴嘉茉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坏。
  她从前总是强迫顾决陪她做一些奇怪的事。
  但难以忍受的事情一旦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才能设身处地地替顾决思考。
  但是顾决却丝毫不在意,只是抬起手,用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迹,“你刚刚跑过来的时候还撞到椅子了是不是?”
  裴嘉茉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小腿。
  那里被磕红了一块。
  顾决低下身子,亲了一口。摸摸她脑袋。
  从一旁的台面上抽出两张纸巾,“腿张开一点。”
  “干嘛?”
  “擦擦。”
  “我自己来啦。”更加小小声地:“又不是小朋友了……”她低了低头,仿佛早晨起床就骑在他脸上作威作福的人不是她一样。
  顾决看着她,心软得像烈日下融化的冰淇淋,黏黏糊糊的。
  等她站起来,顾决这一次真的像抱小小孩一样,托住腰臀将她抱在怀里。
  刚回到床上,她就躲进被子里。
  顾决捉不住人,干脆连同被子都抱住,俯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就是小朋友啊。”
  她拽下被子,露出刚哭过的眼睛,很不服气地看着他:“我只比你小两岁好不好。”
  顾决忍住了笑,却忍不住去吻她额头,“可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你才十四岁,还没到我肩膀。”
  在雨中抱着小猫,仰起头看他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但是一转眼小小的嘉茉就长大了。
  她从被子钻出来,轻轻的吻落在他面颊上,“谁要你长那么高啦。”
  他也轻轻回吻过去,“嗯,都怪我。”
  ====================
  感觉这本虽然字数最少但肉最多!耶!开心!又向纯肉文写手迈进一步!
  你们应该都知道这是个中短篇(虽然字数远超预期)而且就快完结了吧……
  不过现在好像没什么人观看和留言了(戳手手)纯靠对着宝贝女儿的爱发电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