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2好想你

作者:不是又一字数:2895更新时间:2023-03-12 16:16:52
  实验室的前门被人推开,冷风夹杂着湿雾冲淡室内暖气的余温。
  同组的女孩走到她身边,脱下厚重的外套,看了眼实验数据,忽然想到:“嘉茉,外面有人找你。”
  “谁啊?”她没有抬眼,视线仍停留在笔记间。
  “不太清楚,”女孩挪动着试剂的位置,轻声道:“好像是你家里人。
  握笔的手一松,裴嘉茉抬起头,“在门外么?”
  “嗯,看上去等很久了,她还嘱咐我说不用打扰你,她等你下课,但外面实在太冷了,要不你出去看看?”
  “嗯。”
  裴嘉茉匆忙起身,离开暖热室内的瞬间温度骤降。
  冬天总是很糟,一出门无处不在的凛冽寒风就从衣袖领口中灌入。
  听见脚步声,长廊外站立的人回过头。
  那人的视线落先是落在少女洁白的面庞,然后是她的肩,颈,以及暴露在泠冽寒风中冻到微微发颤的双手上。
  北方冬日的下午,天光暗昧,裴嘉茉停在原地,看见许久未见的人,犹豫着称呼:“……阿姨?”
  顾佩瑾走近一些,取下自己的围巾,为她戴上,“怎么不穿外套就出来了?”
  裹挟着馨香的温热气息一下子就将她包围,裴嘉茉磕磕绊绊道:“我,我不知道是您……您怎么来了?顾决没有告诉我。”
  “今天刚好在京市有个学术会,结束得早,想来看看你。”看着冷风吹动她颊边散落的发丝,顾佩瑾伸出手替她挽到耳后,“嘉茉,最近过得好么?”
  “好,我很好……您和叔叔好么?”
  “都好。你今天五点下课是不是?”
  “嗯。”裴嘉茉站在原地,望向她的目光中仍有些茫然。
  顾佩瑾低头看了眼腕表,“还有二十分钟,下课后可以陪我去吃个饭么?”
  “好,但顾决他出去比赛了,要很晚才能回来。”
  “不用喊他来,我吃完饭就得走,今晚就我和你一起,可以么?”
  没有挨到下课的那一秒,裴嘉茉回到实验室后立刻拿起外套和背包就迅速逃了出来。
  等到再次站在顾佩瑾面前时,才意识到自己这种在长辈面前贸然逃学的行为并不合宜。
  但顾佩瑾并没有在她面前摆出过多的姿态,只是笑着搂住她腰,悄声问:“你早退出来不会被发现吧。”
  裴嘉茉弯弯唇,不好意思地说着,“我们老师也早退了。”
  圣诞降至,又逢周末,不到五点校外的几间餐厅门外就排起了长队。
  取号单上的预估等待时间是一个半小时,于是她们选择在学校附近逛逛。
  经过一间买手店时,顾佩瑾为她看中了一条锁骨链,从橱窗里取出为她亲自戴上,年轻的店员看着镜中的她们,衷心夸赞:“您女儿可真漂亮啊。”
  否认的话还没说出口,裴嘉茉忽然就红了脸,心像浸在温水里,一时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
  顾佩瑾倒是坦然,为她调整好吊坠的位置,笑了笑,“的确很漂亮,项链不用包装了,就这样戴着吧,请问在哪里付款?”
  “不。”见她要跟着店员离开,情急之下,裴嘉茉直接拉住她的手,“您之前已经送过我很贵重的礼物了。”
  顾佩瑾却说:“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过些天不是要过生日么?我这次来的很匆忙,没有时间准备你的生日礼物,所以就买这个给你好不好?”
  也不等她再说其他话,就随着店员去将帐结了。
  到了用餐时间,点餐前顾佩瑾贴心地问了问她忌口和偏好,又问她要不要喝酒,她摇摇头,说饮料就好。
  她们的座位选在某个临窗的角落,入夜时分,窗外细雪落了一层又一层。
  整间餐厅只亮了几盏壁灯,映照着玻璃上的雾气。
  起先她们只是安静地用着餐,直到驻唱歌手上台唱起舒缓老派的韩语歌,顾佩瑾停下进食的动作,忽然对她说:“嘉茉,你听这首歌。”
  裴嘉茉怔顿片刻,随之放下餐具,轻声问:“怎么了?”
  顾佩瑾:“这首歌,是我怀阿决的时候最爱听的一首。”
  “真的么?”她也同样感到惊喜地回应,“好巧。”
  “是啊。”顾佩瑾弯起唇角,怀念道:“现在想起来,好像有很多年都没有听到过了。”
  “这首歌是很好听,”她顿一下,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不过我没有想到您会喜欢听韩语歌。”
  顾佩瑾放下酒杯,微微侧首:“不是经常会有那种时刻么,窗外下着雨,天很阴,什么都不想做的时候,就反反复复地听同一首歌。我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墨尔本总是下雨,就是因为这首歌,因为肚子里的阿决,让我觉得漫长的雨季也变得没那么讨厌。”
  裴嘉茉望向她,眼里漫溢着乖巧的笑意,“我也很喜欢雨季。”
  “雨天会给人一种很难得的静谧的感觉,是不是?”
  “嗯,雨声像是给其他的声音都按下暂停键。”
  “我也常有这样的感觉。”
  “您可以再和我说些有关顾决的事么?”
  她努力地回忆,终于在某一刻想起:“在我临产前的一周,有一个晚上我梦见庭院外下雨,窗边的兰花忽然间全部变成粉色,那时我和你叔叔都一致认为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儿,所以阿决出生的时候,包括他外公外婆,大家好像都有些小小的遗憾。”
  听到这里,裴嘉茉垂首轻喃道:“阿决也很好……”
  “是啊,这孩子从在我肚子里时就很乖,给我们省了不少心。只是,有时我也会困惑,像嘉茉这样优秀的女孩为什么会喜欢上阿决呢,他话太少了是不是?”
  “不会啊,虽然话很少,但无论我和他说些什么,他都会给予我及时的回应。”
  浸泡在细长酒杯里的气泡在暗色中上涨消弭,夜间的光影透过窗,照着她的面庞。
  顾佩瑾问:“那嘉茉喜欢阿决什么呢?”
  静默中,裴嘉茉望着她的眼睛,回答:“温柔、善良、正直。在我心里,他是拥有一切美好品质的恋人。”
  -
  腕表上的时针转过九点。
  站在路灯的斜光中,顾佩瑾向她道别。
  她心中有些不舍:“是十点半的航班么?落地后叔叔会来接您么?”
  “会的,他已经在机场等我回程的航班了。”
  “真的不用我陪您去机场么?”
  “不用。”发送完最后一条信息,顾佩瑾从手机中抬高视线,“就在这里告别吧,阿决一会儿就过来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过个愉快的周末。
  手机上显示网约车的距离是两点一公里。
  预计十一分钟后到达。
  冬夜风凉刺骨,却令她觉得温暖。
  “今天谢谢您,和您在一起的时间我过的很开心。我……”她鼓起勇气,目光看向她时声音却忽然变得很轻,“我可不可以,抱您一下。”
  路灯下昏黄的灯影穿过叶隙,温柔落在顾佩瑾的脸上。
  “当然可以。”就在顾佩瑾抱住她的那一刻,裴嘉茉想,这世上竟然会有一个拥抱温暖得令人想要落泪。
  顾佩瑾走后,裴嘉茉带着耳机独自站在街口,节前的夜晚,比往日增添许多亲吻和分离的场面,独自行走的异乡客,零星的鲜花,车轮压过浅浅积水的路面,她想,每个行色匆匆的人应该都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装着想见的人。
  雨雾中氤氲的车灯打到她身上。
  低头从出租车后座下来的人匆忙跑来抱住她。
  “我回来了。”雨天潮热的呼吸近在耳边。
  裴嘉茉摘下耳机,仰头望住他:“阿姨刚刚走。”
  “我知道。”顾决松开紧缚她的双臂,在夜雨中亲吻她的脸颊和双唇,“好想你。”
  -------------------
  *李文世《???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