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3落地窗前H

作者:不是又一字数:3838更新时间:2022-10-15 22:30:01
  早晨起床,顾决坐在电脑前。
  裴嘉茉走过去时,看见他在Wilson官网选购定制球拍。
  “要换球拍么?”她从他身后揽住他,下巴搁在他肩窝里。
  他回过头,亲吻她的唇角,将她拉坐到自己腿上,“不是,给林跃买的,他快生日了。”
  “哦。”顾决不提,她都快忘记林跃这个人。
  二十分钟后,关闭电脑页面,顾决看见裴嘉茉正偎靠在他怀里看书,许是昨晚没有睡好,她低落的眼睫在鼻梁上落下一片侧影,暑热被窗隔绝,空气中只剩书页静静翻动的声音。
  胖胖从门缝间艰难地挤入屋内,绕了一圈后缩在桌角小憩。
  空调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冷气。
  顾决就这样抱着她,一直到花园外传来邮递员的声音。
  看到一半的《哈尔茨山游记》被丢放在一旁,裴嘉茉光着脚从他怀里起身,飞速跑到落地窗边,高呼:“放门口吧!”
  “好,记得拿走。”窗外有人应。
  “是什么?”顾决走到她身边为她穿好鞋。
  她没答,含糊唔了声,下一秒身影就消失在了卧室。
  回来时手里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裹。
  坐在客厅阳光照耀的角落,顾决帮她拆开包装,看见那些东西后,愣了足足十秒。
  缠落在一起的是手铐,鞭子,绑绳……
  还有一些形状暧昧的“小玩具”。
  顾决看着她面不改色地拿起其中一个浅蓝色的包装盒,看了眼使用说明后又放了回去。
  “哥哥,我饿了。”她看过来的目光中隐隐有些还没褪去的湿意。
  一股难言的热度袭上脸颊,顾决抿了抿唇,拉住她的手,“现在么?”
  她偏了下头:“嗯?”
  “现在要么?”
  “什么?”
  他不再说话了,燥热的指腹刚触到她大腿,就被她皱着眉躲开:“干嘛呀…”
  “不是…不是要做么?”
  “谁说要做啦?”她嗔怪似的望着他,“我是说我饿了,肚子饿了。”
  这一次顾决彻底不吭声了。有些无措地低着头,脸颊的潮热一直扩散到耳骨。
  “你想到哪去了?”她又靠过来,抬起手娇昵地搂住他脖子,“哥哥,为什么不理我?”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喉结干涩地滚动。
  “去吃饭吧。”
  钟点工阿姨做完午饭就离开了。此时他们分坐在餐桌两端安静用餐,吃到一半裴嘉茉忽然端着碗坐到他身边,桌下晃动的小腿不断踢蹭到他,“我喜欢和你排排坐。”
  顾决无声地笑一下,给她舀了勺蛋羹,看着她慢吞吞进食的样子,心底似有无形的温柔牵动。
  也无端地,想要这样一个平常的瞬间变作永久。
  那箱东西到底还是没有派上多大的用场。
  顾决不肯用在她身上,无论她如何软硬兼施他都十分抗拒去使用那些道具。
  就像现在,裴嘉茉背靠着他跪在床上,递给他一个跳蛋,“哥哥,你用这个帮我。”
  浅蓝色的,柱身像只小鲸鱼的形状。
  东西拿在手里,顾决的身体僵了几秒,轻轻放回到床面,“不行。”
  “听说很舒服的,”女孩的腰低低地折下去,软弹的臀肉向着他的下体轻轻撞来,“哥哥试一试嘛,等高潮了你就直接插进来好不好?”
  “你用过么?”他的声音很轻,拿过一个软枕垫在她手臂下方。
  “用过的,从前家里有一个小小的跳蛋,比这个小很多,想着哥哥自慰的时候会用。”
  他沉默。手掌覆上她的腰后椎骨上方的一处小小软窝。裴嘉茉抖了一下,腰折得更低了,屁股高高地翘向他,“哥哥……”他熟悉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点,也知道她要什么。
  手臂稍稍用力将她抱到怀里。
  抚揉着阴穴的指尖沾了一手的淫液,他弯下身,轮廓英挺的侧脸就这样伏在她耳边,喘息滞重。
  “唔——好爽……”快感在小腹下聚积,坠得下体又酸又胀,她转过脸,像只乞怜的小猫,用湿透的阴唇蹭着他的指,“哥哥插进来。”
  顾决静静凝视着她,直到那软嫩的穴口主动吞吃起他的指尖,才轻轻按住她的腰,将手抽出来,“要我,还是那个玩具?”
  声息喑哑。甚至冷淡。
  她却为此感到兴奋。
  望向他,双眼流露出被欲望侵蚀后的媚态,“要哥哥的手指。”
  “好。”房内窗帘紧闭,他微垂着头,中指一节一节地探入嫩穴,熟门熟路地按压着深处的软肉。
  不断流出的淫液在床单上湿化成一片片深深浅浅的水迹。
  她瘫软在床铺间,长发向两侧散落,露出细白柔软的颈项与圆润胸乳。
  他的气息覆在耳边,低声:“要不要舔?”
  “要……”
  “舔哪里?”
  “舔奶子……还有小屄……”她毫不遮掩地说出令人感到羞耻的指令。
  他俯下身。
  软厚的唇舌含住奶尖,吸吮时高挺的眉骨也浅浅陷入乳肉中。身下烙铁一样炙硬的阳具抵着湿滑的腿心毫无章法地戳弄。
  裴嘉茉被他舔蹭到软了腰,难耐地曲起腿,露出湿淋淋的下体。
  顾决凑近时,闻见一股甜热的香气。
  鼻尖抵着阴缝温柔地蹭动,并不急着舔弄,只是小声地问:“舒服么?”
  “嗯……”她绷起脚尖,主动抬起腰用嫩穴蹭着他挺拔的鼻骨,“舒服的,哥哥舔舔。”
  他依言照做。
  舌尖挤入胭粉色的穴肉中舔舐,他很喜欢这样,用唇舌和手指弄到她高潮迭起的模样。
  那些冰冷的小玩具会更好么?
  他不知道。
  只觉得这种毫无来由的情绪有些不堪。
  害怕被她发现。只好将脸埋进她双腿间,吻着她湿滑红肿的阴穴,舌头往更深处舔吮。
  “啊…啊……哥哥,好爽,快到了……”
  “快点……”
  “用力舔我。”
  顾决的喘息都尽数闷在她湿软的下体中,当唇下翕动的肉穴颤颤巍巍地涌出一股接着一股的爱液时,他轻轻含住了那颗勃起的肉核,柔软的舌面覆着整片阴唇,安抚似的碾磨舔舐。
  “哥哥过来。”她向他伸出手,揉揉他脑袋。
  顾决沉默地抬起脸,还未擦去唇周的湿液,就已经将粗壮的阳具肏进了小穴里,快感一股脑全冲了进来。
  除了沉重压抑着的喘息,他几乎不会在性事中发出任何声音。
  但是今天他却低低伏在她耳边,极小声地问:“是我弄的更舒服么?”
  “什么?”她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这种无辜又天真的神情令他感到羞愧,如鲠在喉。
  “没事。”他吻向她脸颊,手臂囚住她纤瘦的肩骨,将人抱坐起在身上。
  她很轻,坐在他腿上,顾决几乎毫不费力地就能将人顶肏到最深处。
  他停了一下。
  左手伸向床边的矮柜抽屉,在她的注视下,拿出一条领带。
  熟悉的蓝底暗格的花纹。
  是她原来留在他这里的那条。
  “哥哥?”
  “想用这个么?”顾决抬高视线,漆遂的眼眸仿佛可以包容一切,“蒙住眼睛,或是绑住手,你喜欢哪一种?”
  裴嘉茉愣怔了几秒。
  意识到他在向自己妥协。午后炙热的阳光褪去,软风从窗间漫入,她感受到一股柔软的情愫,忽然间填满了她心肺深处的每一个角落。
  垂下头,靠在他怀里,裴嘉茉轻轻地说:“我都要。”
  “好。”他仿佛只会对她说好。
  什么都好。
  只要她高兴。
  顾决从那箱备受冷落的“小玩具”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眼罩为她戴上。
  她坐在床边,双手被他用领带捆缚在身后。
  眼底失去了最后一丝光亮。
  领带绑得很紧,他把她抱坐在怀里,动作中她裸露的躯体被牵带得微微后仰。
  性器温柔地插进阴道,又狠狠地肏,他的声音在耳侧:“还要重一点么?”
  “嗯……”她被撞得声息破碎,却还是说:“再重一点。”
  粗硬的性器没入穴道,像是要将内里的每一寸褶皱都熨平,身下软白的阴阜被操到红肿软烂。
  “嗯…好大……”
  “哥哥操得好棒……”她被蒙住了眼,高高仰起汗湿的脖颈,在一阵阵的撞击声中迷乱地呻吟起来,“小骚屄被哥哥肏得好舒服……呜呜——是这里,这里……用力点……”
  顾决压抑着喘息,堵住她嘴唇,“别说了……”
  他刚触上她的唇,软热嫣红的舌尖就抵进来痴迷地勾缠住他,穴内也翕动着含吮住肉茎。
  呻吟声像雾气一样洇散开。
  可顾决还是觉得不够。
  裸露在眼前的,她的脖颈、胸乳、小腹,还有被情欲浸透的面颊,都不够。
  顾决伸手摸了摸彼此交合处的淫液,将她抱起来,走下床。
  每走一步,狰狞粗壮的性器就会往嫩穴里挤进一寸。
  裴嘉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他抱着操到高潮,五指死死地扣进他肩侧的皮肤。
  直到柔软的织料拂过她的脊背,顾决这才放下了她,织料被抚开,一阵细响后,裴嘉茉蓦然返醒。
  他拉开了窗帘。炙铁一般的阳具从身后插入她潮喷的穴里。
  他们正赤身裸体地站在他卧室的落地窗前。
  “不要!不要!”裴嘉茉徒劳地挣扎起来,动作中,胸乳贴满了玻璃窗。
  嫩白的奶肉被挤得失了形状,小穴里的水却越流越多,这种陌生而激烈的快感,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他在狂肆的顶肏中囚住她的身体,轻轻安抚道:“别怕,是单向玻璃,外面看不见的。”
  她这才安静下来。
  顾决摘下她的眼罩,细细密密的亲吻从颈后落下来,“宝贝,窗外下雨了。”
  细雨落在窗前,打湿了屋外的窗台。雨痕斑驳蜿蜒,贴向她的身体。
  地面湿透了。
  雾气笼罩着整个花园,深重的树影在雨中摇晃。
  他的肉茎每一分每一秒都更深地嵌入她体内,腿根流满湿腻的水迹,天地间仿佛只剩交合的快感。
  终于,在一阵猛烈的深刺后,顾决射了出来,伏在她肩后低喘。
  她回过头,与他在长久的高潮中接吻,交换呼吸与津液。
  “哥哥也在我的身体里下雨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